第二日天亮,五里口中哭声一片。却是消息散播了开来,不仅独龙岗人马知道自家援军覆没,就是五里口本地的百姓乡绅也晓得大事不妙矣。

  是以,这今日的哭声就不止独龙岗人马了。谁叫那五里口的一些大户士绅昏了头,帮扶了独龙岗人马呢?

  祝虎与祝彪伏在长兄祝龙的灵前痛苦哀悼,时日走到了正午,突然听人来报,教师栾廷玉巡哨东门的时候被梁山人马以神臂弓射伤,怕是不妙。扈成已经速将栾教师抬下城门,特命人来请两位少庄主。

  五里口东门内一处宅院里,双手双脚尽数被绑的栾廷玉,乱晃着脑袋,冲着面前的扈成和李应怒目而视,神情激动到了极点。可惜他再是摇头晃荡,也丁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原来他的口中已经堵塞了一团麻布。

  “少庄主,李员外,祝家二位郎君到了。”

  那栾廷玉听到这话,整个人摇晃的更是厉害,但是没个卵用。李应看了一眼栾廷玉,面带三分羞愧。扈成也是对着栾廷玉先行了一礼,然后才转身离去。

  不及片刻,就听到外面隐隐几声惨叫传来,却是有人遭殃了。

  不曾有半点防备的祝家兄弟被扈成赚到一间房屋里,内中布帘后,十几张弓弩等待,那扈成一把扯下布帘,祝虎与祝彪只得束手就擒,大的挣扎都无。而被他们带来的几个亲随,也被埋伏在院里的扈家庄人手打杀了个措手不及,刀枪都还不及拔出,就被人乱棍打翻在地,是一个不剩的全部捉了下。

  等到扈成押着祝家兄弟来见李应的时候,祝虎、祝彪见此情景,尽是激愤不已,破口大骂。

  李应一声不发,转身掩面而去。扈成年少,多少脸面是薄了一些,叹声对着祝家兄弟一拜道:“此间事儿,自是我扈成不讲道义。但是撩拨梁山之举,便如那du博,愿du就要服输,如此而已。扈成也仅是为了自救。”

  早被俘了的栾廷玉见此话来,将眼一闭。祝家兄弟却还依旧激动,大声叫骂。

  扈成默不作语。半响道:“堵上他们口吧。”便再不言语。

  这时候五里口突然传出了喊杀声,李应带着手下庄客,还有那扈家庄的庄客,从东门里溜出。这东门最贴近梁山泊,此刻却是那最安全的所在。

  阮小七待彼处人马去了,才要水师营抢占了那东门。有李应留下的心腹坐接应,很快便寻到扈成所在的这处宅院。把那祝家兄弟和栾廷玉接手,再将扈成一伙儿团团围住,再从东门撤出来。

  这时的梁山军大营,亲卫营还半丝儿不动,这一仗水到渠成,陆谦只是在等结果罢了。半点也用不到亲卫营。

  听到祝家哥俩和栾廷玉都抓到了,他心里先给扈成点个赞。这厮品性放在一边,只说他那行动力,还是很不错的。但是那祝彪祝虎杀了不可惜,栾廷玉若是如此就杀了,可就真有点浪费了。

  就这人的本领,一身武艺不说绝对一流,至少是八骠中上的水准吧?而人品来说,据探报将,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没什么劣迹!

  对比那曾头市的史文恭,陆谦对栾廷玉的印象更好。因为那史文恭武艺虽暴强,可这人却为曾弄这个异国他乡之徒卖命。在陆谦这个愤怒的青年看来,却是不好。

  当然那施老爷子在曾头市上又出了差错,所谓的金国,是今年年初的时候才当有的。那辽天祚帝在护步答冈一败涂地,号称七十万的大辽主力完败两万女真人之手。如此那完颜阿骨打才建立了金国,到如今还不足半年。

  且在这一时空中,那曾弄许多年前就来到中原买卖,那时候他如何是金国人?而这曾头市也老早便是有了,曾弄的娘子就是曾头市人,因此其才被曾头市人视为自己人。而曾头市这些年里也确实是因曾弄而更加兴旺聚集起来。当然,他本姓也必不是“曾”,此乃他的汉姓。

  那曾头市的实力不下于独龙岗,且与左右官府的关系更加亲近。盖因为曾头市的人能从北地弄回良马来,那左右青州与凌州官府,与之往来甚是紧密。

  作为一个穿越者,就陆谦仅有的关于靖康之耻的了解,不用几年,那宋金就开始海上会盟了,到时候曾头市必然更加兴旺,曾弄的身份特殊,到时怕连青州、淩州的官府都不敢轻易得罪他了。也怪不得那曾家府以一个民间势力,就敢光明正大的聚集起好几千人马。

  史文恭作为曾家府的第一高手,为曾家卖命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好几年了。手上远没有栾廷玉干净。

  陆谦连破独龙岗两阵,捉了不少独龙岗的人马,也没见人说那栾廷玉作恶多端的。

  这人在祝家庄的角色就是个高级保安兼家教,说起那前途,真真渺茫。但如他这类的人,那必然是不想做山大王的,栾廷玉这种人也真未必能瞧得上梁山泊。再是“替天行道,除暴安良”,梁山也是匪啊,在这个时空的世界观中,有太多的人瞧不起匪了。但是他却不见得不能上梁山。

  因为,陆谦只要不杀他,那就不能半点不做的放了他。因这栾廷玉是晓得“五里口”陷落的内幕的,所以他不能毫无负担的走了。如此若是把他留在山上,天长日久,只需要梁山可日益壮大,倒也早晚能为陆谦所用。

  但陆谦在前头已经说了,这种不愿意上山的人,还是别往山上强拉的好。此一时彼一时,梁山比之当初陆谦刚刚掌权时候强大的太多了,他做了这段时间的首领,也真真体会到了头领们意气相投的好处,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真真气氛和谐,只有他一个人在耍心眼。且栾廷玉是武将,在现如今的梁山头领中是顶尖的高手,与安道全这等人的份量全然不同。

  坏了山上的气氛,坏了头领们之间的情谊,那就不好了。

  可是栾廷玉能立下什么保证,叫人都信他能不露出不必要的口风去呢?

  陆谦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想,面色神色上自然不会无动于衷,虽然不是很外放,但多多少少有点表示。这里是他的大帐,他是此间的主宰,而非唯唯诺诺看人眼色行事的小人物,他没必要时时刻刻都遮掩着自己。是以,那一样呆在这间大帐里的扈三娘就亲眼看到了陆谦脸上的全部变化。

  那一会儿凝神——面无表情;一会儿舒展——似乎在笑;一会儿发愁——凝眉,一会儿又得意——眼睛微眯的样子。真的似开了百货铺一样,油盐酱醋茶,什么都有。

  很快,陆谦就等来了阮小二一伙儿。那扈成进到打仗,第一眼看到完好无缺的妹子时候,整个人如释重负。

  “你便是飞天虎扈成?”上首一个雄浑声音传来。

  扈成抬头上看,便见陆谦正饶有兴趣的在看着他,当下神色一凛,见礼道:“小人正是扈成。今番冒犯贵寨,还请大头领恕罪!”这扈成在来见陆谦之前,却是先从阮小二处听说了,陆谦不喜人唤大大王、二大王的,见面一律以头领相称呼。

  那边的扈三娘见到哥哥后,一下子便蹦起身来,只以为是扈成也被俘虏了。可是看扈成一身行头,半点血迹不染,便是那灰尘都没有一点,又是疑惑。

  陆谦也在打量着扈成,一个在原著中打酱油的货色,眼前的他记忆里的扈成稍微的还消瘦些,那央视版水浒看过的时间着实太久了,人物除了那几个出名的还印象深刻,其他的就都记不得了。这扈成只记得人胖胖的,至少脸是这样的。

  而眼前的扈成要有些消瘦,至少从身姿上就能看出是个习武的人。

  “我梁山泊自来言而有信,令妹在鄙寨军中歇息一日,可不成亏待。”陆谦把手一挥,那一直立在扈三娘身后的四名健卒皆退了开来,显然这就是放人的意思。

  “但我还要多说上一句,我梁山自非无端生事的恶人,却也不是那姑息养奸的烂好人。你扈家庄经此一事,可要吸收教训,万勿再自取灭亡。”

  扈成闻言,额头上冷汗直冒,连连应诺。而扈三娘这时候也似明白,自家哥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跟梁山达成协议了,而今日那五里口陷落……

  这般想着,扈三娘脸上就结下了一层霜。

  陆谦叫来唐伍,要他去问一声,此间共俘虏了扈家庄多少人马?片刻后唐伍来报:“前后两战一共擒获六百五十二人。”

  目光看向扈成,陆谦道:“素问独龙岗三庄豪富。你扈家与祝家、李家并列,想必也是不俗。且你扈家西路的生意做得兴隆,路子甚广。这样,三月之内,你于我送来三百匹好马,送上山来,我自把人给你放回。不,我现在就让你叫人领走。但休要弄虚作假,或是以次充好,如是那般,这后果就不需我多说了!”

  扈成在听到扈家庄庄客一共被擒了六百五十二人后,便在算计此战扈家庄到底死了多少人。

  他从扈家领来了五百人,如果小妹也领来了五百人,那就是动用一千人丁。而六百五十二人加上他手下还有的二百二三十人,这还缺口一百余人。

  扈成正心疼这一百多人的抚恤问题,猛地听到陆谦索要三百匹好马,那心头便立刻再是一痛。三百匹马,这数量可不算小。虽然具体到总价值不算甚高,可是要打通沿途的关系,这附加价值可不比马匹的本身价值低儿。

  三百匹好马,就是官府看了都眼红,不用钱帛开路,如何能来到济州?如此一番,这总耗费怕是就要两万贯了。

  再加上先前李应那儿约定要赔付的粮食、银钱,以及那百十人的抚恤,扈家庄的总损失不下五六万贯,可以说是肉疼啊。

  亏得他先前还认为梁山仁义呢,只索要了一批钱粮,虽颇为众多,却无伤大雅。原来还有这边宰过来的一刀。扈成想到了李应,想来这李应也是有些话没对他说实。

  陆谦总共只想李应索要了七万石粮食,现在两万石,今后五年一年一万石;总体价值是要超过扈家庄的,但是后者是一刀切割,前者是分批来偿,这也就免不了要‘优惠’些扈家庄了。两边的‘赔偿’可谓是平齐。

  这一战的大头,那是要破了祝家庄来看。

  陆谦真的很想看看祝家庄的粮仓,那该是怎样的浩大,才能装得下五十万石啊。祝家庄,祝家庄,那可仅是一个村坊啊。

  扈成退到一边,扈三娘一脸冷色,有满肚子的话要说,但都被兄长一个严厉的眼神给阻止了。看到哥哥这番神态,扈三娘纵然有再多的不满与问话,也是按捺下了。

  接着三个被五花大绑的人就被亲卫推了来,可不就是栾廷玉和祝虎祝彪兄弟。

  三人看了陆谦,自然晓得他身份。栾廷玉闭目待死,不发一言;祝家兄弟却先是怒视了陆谦,继而对着扈成扈三娘兄妹怒目而视,尤其是那祝彪,面目狰狞,左眼角似乎都要撕裂。

  “把麻布取下来。”

  陆谦起身离了席位,他要亲自给栾廷玉松绑,都这个时候了,那栾廷玉还能作甚呢?鲁大师已经来到了帐中。

  “梁山草寇,陆谦匹夫,此仇来生必报!我祝彪势要杀尽汝等贼寇,食汝之肉,啖汝之血,粉汝之骨,吸汝之髓,寝汝之皮。非如此,叫我祝彪坠那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为人。”这祝彪真的是恨透了陆谦,呲目欲裂,激动之极,其声之厉,叫帐中熟知他秉性的扈家兄妹莫不动容。

  就是陆谦看他的眼神也变的不一样了。一旁的栾廷玉睁开眼睛,看着祝彪,有些怜悯,然后再闭上了眼睛。

  祝彪还不敢休,骂了陆谦之后,目标便对准了扈成扈三娘兄妹,看着自己的未婚妻和大舅哥的眼神仿佛在喷火一样。“扈成,你这贼鸟厮,首鼠两端、贪生怕死的蛆虫,亏我视你为至亲,全然不想你竟会害我兄弟,爷爷就是变鬼也不放过你的!”

  一旁的扈三娘见祝虎祝彪哥俩看向自己的眼神,全都如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心里也是凄苦。虽然她晓得自己哥哥必然是五里口陷落的关键人物,确确是做了那无情背义之事,但自己呢?自己现在被捉,还不是因为急着来救人?虽然自己哥哥的这么一着,叫自己也没甚话可说的了,但心头还是委屈。

  扈成则是面红耳赤,不敢正视两兄弟,拉着妹子就往外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