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谦前世有一部电影——《新龙门客栈》,里头的老板金香玉那就是活脱脱的一个美女版孙二娘。

  那部片子虽然时间已过去很久,但陆谦至今能记得子弹哥饰演的曹公公那被瞬间剔尽骨肉的脚掌。

  找到了这张青夫妻的钱财不算目的,找到那个挂着人腿,钉着人皮,还有血淋淋的剥人凳的人肉作坊才是陆谦的根本目的。

  这番下来,寻找那两把镔铁刀和铁箍、人顶骨做成的数珠什么的,就也不重要了。

  亦或许那个头陀还未打这十字坡经过。那许是一个杀人恶魔,又许是一个英雄好汉,陆谦也管不着。

  韩伯龙刚刚滑下地洞,里头就传来了喝斥声,陆谦也赶忙下去。待到他站定的时候,就看到地面上倒着三个人,眼看是活不了了,而韩伯龙一脸的愤然,朴刀交到左手,右手捂着左肩。

  “伯龙兄弟可伤的厉害?”陆谦赶忙撕下直裰下摆,好给韩伯龙包扎。他是下来的时候被底下伙计用砍刀咬了下肩膀,倒也没伤到骨头。“某那马背上有上好的金疮药。这店伙计都已经杀尽,你我便上去地面。”

  陆谦的眼睛扫了一下这人肉作坊,这里一股子血污气息,只叫人胸闷。

  墙角处堆着一堆的森森白骨,从头颅到胸骨、肋骨、大腿骨,应有尽有。墙上绷着几张人皮,就仿佛是后世的墙纸,那般随意的抻着。顶上吊着五七条人腿,还有两个竹篮,里头放得一看就是头颅。被鲜血黏在一块的头发都粘在竹篮上。剥人凳上的血污斑斑,上首还有一个肉案,整个都被鲜血染红,砍刀、割刀、剔骨刀,一应俱全,上面还放着半截大腿。白森森的大腿骨已经被剃了出来,只剩下红丫丫的皮肉,让人不忍目睹。肉案上还有一个木盘,盛满了红腻腻的血水。更远处还放着几个木桶,血水中飘着泡的惨白的手掌。

  “哥哥的道理不差,这等兽类,就该杀个干干净净。可恨我白张了一双大眼,竟然把这等人看做好汉。”

  韩伯龙显然是无法接受这人肉作坊里的一切,浑身向外都冒着一股戾气,眼睛都红了。之前看着张青孙二娘夫妻遭难还心有不忍,现在则只恨施展辣手的不是他韩伯龙。

  陆谦这时反倒要安慰起韩伯龙了。

  “这世上百姓多惧怕强梁,却不知道还有这等恶贼禽兽,祸害更甚于那无法强梁。伯龙兄弟,待咱们上去,一把火将这腌臜地烧个精光。”

  等到陆谦与韩伯龙回到前堂,就见刘唐已经将套桌椅拉到了客栈外,上头摆满了鸡鸭肉食,成坛的好酒,还有一个个白面炊饼。这禽兽夫妻虽然糟蹋人身,他们自己却半点不吃人肉。那店里是有不少肉馒头,却是让刘唐瞧也不瞧一眼。

  另外刘唐还从后店拉来了两板车,放在木箱边。

  刘唐自幼行走江湖,为人固然脾气火爆,可也粗中有细,不然他如何干得贩盐的买卖。

  韩伯龙走到前堂,提刀就要砍了那奄奄一息的张青和孙二娘。刘唐一把拦住了他,问道究竟,听得韩伯龙分说,刘唐也怒不可遏。若不是陆谦这时提着灯油赶到拦阻了他俩,张青与孙二娘这对歹毒夫妻已经共赴阎王殿了。

  “如此杀了是便宜了他们。”陆谦把手中灯油在前堂泼洒,后店自然也泼了,一把火将整个黑店烧做白地,所有的污浊都在熊熊烈焰中化作乌有。听得大火中张青孙二娘夫妻发出的凄厉叫喊,始笑道:“这样才是解恨。”

  陆谦做不出割人肉烤炙下肚的行为,对把心肝做了醒酒汤于众兄弟喝,更是无感。但看那人肉作坊的一幕,真真恨不得活剐了这俩禽兽不如的东西。

  熊熊的火焰将整个黑店吞没的时候,陆谦心头畅快,更兼他收到了新的系统提示,灭十字坡黑店,奖励10点荣耀;杀地壮星孙二娘、地刑星张青,奖励50点荣耀值。六十点荣耀值,并且属性栏又亮起了来,陆谦先是惊喜,后就更是畅快。手脚不停,给马按上马套,再与刘唐、韩伯龙三人合力将木箱一一装上板车,两架板车就顺着道路离开了十字坡。

  “伯龙兄弟可有去处?”天色将暮时分,他们已经走出了六七里远,陆谦把两匹马下了车套,放在草地进食,三人盘腿围坐下,陆谦问起韩伯龙道。

  对刘唐,陆谦有救命之恩,但是这韩伯龙就不见得非要跟随他了。尤其是得了这么些钱财后。

  盘点了打十字坡黑店里起出的钱财细帛,赫然有上万贯家私。陆谦之前想着的镔铁刀,也在一口箱子里寻到了,那头陀终究是倒霉。除了一双镔铁刀,铁界箍、文牒、佛珠和皂布直裰也悉数具在,而看那文牒里的名字,和尚可不是叫做广惠的,而是换做惠风。以此同时,这口木箱里还放了两口小匣子,把一个打开看,尽是蒜条金。数了数,整整十五条。一条蒜条金就是十两重,可值纹银百两,这加在一起就是一千五百两了。而另一个匣子内,却全是金银玉饰,怕也能顶上上千贯了。

  再翻看下面,却尽是排的整整齐齐的银子,个头都是十两,差点一番,竟是足足有三百多个。

  这看似最轻的箱子,里头的财货价值则是所有箱子中最贵重的,不下六千贯啊。

  再看其他几个箱子,皮料、丝帛和几件贵气瓷瓶,然后就是满满的几箱子铜钱。

  黄澄澄的铜子看着叫人喜欢,但实际上这些铜子却是最不值钱的。

  如今这一斤做十六两,相当于后世的600g左右,一两做十钱,每个铜子一钱两分,也即是说一百二十八枚铜钱就是一斤。一贯钱就是八斤,一箱子铜钱几百斤,却也不过几十贯而已。

  所以,即便有第一个箱子打底儿,总个加在一块也不过是万贯。但这么多钱,绝对是刘唐、韩伯龙,包括陆谦自己,第一次看到。

  陆谦直接一分为三,韩伯龙主动取了皮料、丝帛、贵气瓷瓶和几箱子铜钱。那时候陆谦心里就知道韩伯龙是有去处有打算的。当然,韩伯龙如此做也是知情趣,这三千贯可是他白捡的。

  有了这些做本钱,韩伯龙未来的选择多了去了。他又没犯事,不像陆谦和刘唐,现在都被官府通缉中。

  “小弟准备回老家一趟。漂泊在外这么些年,也不知道父母大人的坟头是否依在……”韩伯龙提起自己父母亲时,一脸的羞愧。“哥哥与刘唐兄弟又要往何处去?官府现如今通缉的甚严,如哥哥与刘唐兄弟只在江湖流浪,怕是不妙。如果哥哥信的过小弟,我倒是知晓一个好去处。”

  陆谦与刘唐对视了一眼。“自然信的。”

  “我那老家沧州,有一豪杰,姓柴名进,人称柴大官人,江湖上都唤做小旋风。他是大周柴世宗子孙。自陈桥让位,赵官家的祖上太祖武德皇帝敕赐与他‘誓书铁券’在家,与国同休,是以官宦豪强都无人敢欺他。专一招集天下往来的好汉,三五十个养在家中都是等闲。”

  “是这天下有数的奢遮人物。”

  陆谦与刘唐相视一眼,朗声大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