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谁能在天空上生出一只眼睛,那便可以看到,水泊边的这处厮杀,俨然是有一面倒的架势。独龙岗上的健勇庄客,在披挂着甲衣的梁山汉子面前如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栾廷玉设想的很好,先以二三百健勇之辈开路,等到彼此厮杀缠斗之后,他等头领再引着百十马军冲击,自然能把梁山人马给冲垮。到时候他与祝家兄弟去合力擒拿陆谦,必万无一失。

  可哪成想到,独龙岗的人先是在冲击时候就倒下了小百人。两边一接战,对面那看着就稀软的偃月弯弧兵线却仿佛是铁打铜铸的一样,非但没有被独龙岗的健勇们给冲散了阵脚,反而倒推着独龙岗人马回来。

  独龙岗庄客的纪律可远比不上梁山,打赢了还能做顺风仗,打输了可就拉稀了。一个个败兵如同没头的蜜蜂在到处乱撞,倒是把后头的马军给逼的给他们让路了。叫栾廷玉在马背上气得要死!亏得他之前还想着一声令下,那些庄客尽数散开,露出大片空挡给他们马军冲击呢。

  现在陆谦大旗后头的梁山人马正在一点点汇聚,阮小七已经披挂上铁甲上到岸上了。那天空上的眼睛如果还能看的再远一些,就能发现在战场的左右翼,两支兵力在五百人上下的队伍已经列队整齐,向着战场压倒了。

  陆谦人多势众,此战出动了水路小四千人马,而敌人才一千五百人,怎么可能全堆在正面?

  这左右涌出的人马一个是李逵三人组带领的第五营,另一个是鲁智深带领的第三营。现在这两个营头全都以急行军的速度向着战场赶去。

  “快,快,都快啊。……”

  杀性涌上心头的李逵,迈开两个脚丫子,一马当先的跑在整个营伍前头,一边跑一边向后喊。上次他就杀的不爽利,这会儿赶上作战,急的他就好比那馋肉的熊孩子被赶出了灶房,图闻到那煮肉的香味儿却吃不到嘴里。

  就只想着能生出翅膀来,一下子飞到战场上。

  但项充、李衮却比李逵还靠谱一些,他们知道自家这支队伍,虽然冲阵厮杀时并不讲究阵列,那打一开始就是被大头领朝着混战里培养的。

  但,是五百人一起涌过去砍杀的好,还是五百人拉成了一两里地长的细线,去奔过去突杀的情况好,那是不言而喻的。所以他们不像李逵那般只一个劲的奔走,反而唤他停下来,等等队伍。

  独龙岗的健勇在溃退,可栾廷玉他们还依旧很有信心,这些人的信心就来自于他们的武艺。

  那栾廷玉大喝一声,一踢马腹,战马猛地向前一蹿,眨眼人就已经到了韩伯龙面前。后者刚刚挥动手里的眉尖刀把一独龙岗的庄客劈杀,看到一身披挂的栾廷玉猛地到了眼前,也是毫不畏惧。挺起刀来就直朝他马头劈去!

  然韩伯龙的武艺是什么层次的人物?栾廷玉又是什么层次的人物?

  前者也就与没穿越前的陆谦比比手,后者不说一定是五虎级的,至少也是八骠中上游的。两者若是公平较量,不需有几回合,栾廷玉就能斩杀了韩伯龙。

  但现在是战场上,独龙岗人马属于败退一样,栾廷玉要面对的可不只是一个韩伯龙。他铁枪一抖就轻松的把韩伯龙的眉尖刀给拨开了,可接下来他要做的却并非再接再厉的去攻击韩伯龙,而是把枪一揽,将斜侧里刺向自己的两支长枪给挑开。

  李四郎老早就是陆谦的亲卫了,自从唐庙被打开后,他就是那批上山的十七名汉子中的一个。陆谦叫他报了自己堂兄一家的血仇,李四郎是发自内心的感激陆谦。

  随着陆谦地位的变化,以及亲卫营的组建,李四郎从一员普通的喽啰到伍长、什长,以至于现在的右都副都头。

  这一战时,他就站在第三列,最前头的是长牌兵,第一列的是长枪兵,第二列便是刀枪混杂,他手中握的也是一杆长枪,长度足足有一丈,倒是不像那头列的枪兵,大枪比他两个都要高。枪头三两五钱重,整个枪身五斤多一点。

  这枪看似不重,可要使好这杆大枪,就只练一个‘刺’,就真真不容易了。

  当初刚上山时,山寨作训还没个正规制度,还不显。可待林教头上山后,依他的教法,那端起枪,拿好架势之后,只不过一会儿,就发现前手前肩被压得酸痛难忍,肩部抑制不住的上耸,身法也无法保持中正,扎枪送把也不到位,因为送的稍过,前手就无法承受,枪会掉地。

  那现在的这一切啊,都是一点点磨练出来的。

  栾廷玉出现的时候,李四郎就已经发觉。这人气势不凡,马是好马,还有披挂,显然是敌人的头领,在韩伯龙与栾廷玉交手的时候,李四郎也大喝一声,招呼了身边的枪手,与他一起斜处里向栾廷玉刺去。

  栾廷玉恼怒这两支长枪碍事,铁枪揽拿的时候狠的发力,李四郎就觉得一股大力袭来,刺出去的枪身不由自主的偏离了原位置不说,还有一股力量顺着枪杆直传到了自己虎口,那股力量叫枪杆剧烈震动起来,就他的力气根本拿捏不住。虎口猛的一痛,就不由得撒开手来,那右手处已经啦啦的流血了。

  他身边那枪兵的下场与他一样,要不是有个大刀兵,看见栾廷玉一枪把韩伯龙的眉尖刀拨开,知晓对方是个厉害人物,大刀挥起来就朝着马蹄砍将去,让栾廷玉刚挑开两支长枪,就又要一提马缰,把大刀让过去,他只顺着劲儿再把长枪扫过去,李四郎就活不成了。

  “着——”提马躲避中,掏出一支流星锤在手的栾廷玉,抖手给了韩伯龙一击。

  韩伯龙这时已重整旗鼓,挺着眉尖刀来战,不想栾廷玉抖手给了一飞锤,急忙避开门面。可他先前扑的甚急,这时候再想全躲开已难了。避开了门面,却被飞锤打中了头盔凤翅上,登时间脑袋嗡嗡,整个人都懵了。

  李四郎忙吆喝人手,抢下韩伯龙。陆谦也发现韩伯龙遇险,拍马舞刀杀来。

  推荐阅读:天蚕土豆大神新书《元尊》、猫腻大神新作《》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