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就在陆谦一行人乘船顺着济水回归梁山的时候,那水泊西北清河县的五里口,一场争执已经有了分晓。仗着人多势众,阳谷县的乡勇果不其然的又做成了一笔强买强卖的生意。

  如前几日一般,用甚少的银钱买下了一笔数量不少的生药。那货主是打荆湖处来的人,要去青州买卖,在齐鲁人生地不熟的,再是怨恨,在阳谷人眼中也不挡一个屁用。而胆敢闹事,立马抓起来,做梁山贼匪送官。

  阳谷人一个个肆无忌惮,占的便宜,还把人来打趣嘲弄,气的那当头的皂衫汉子肺都要炸了。

  “哥哥休恼,不当的,不当的。”他那手下弟兄忙来劝阻,连拉带拽的离开了五里口。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那辈土兵人多势众,又兼地主,可是闹不得。为首之人出了五里口后,脸上气恼慢慢消褪,取而代之的就是无尽失落。

  这批生药折了本钱,他怎的回乡与人交代?做生意的本钱可不是他吕方一个人的啊。如此想着来,吕方就再无一丝儿小温侯的英气勃勃了。且还不止是为首的吕方颓气,他手下的一干兄弟也尽数颓废。

  茫茫大地何其辽阔,可如此之大的大地,他却不知能到那里去!吕方仰天长叹。

  也就在这个时候。巨野县的合蔡镇,这镇子坐落于五丈河的北岸,是巨野县境与济州府治的分割点,也是巨野县境内最最繁荣的一处镇集。

  此刻三艘各装载着十五六人的脚船,已经顺着五丈河行到这儿了。过了这镇集,就进入了梁山泊的西南水域,也就能回梁山了。

  汤隆挺立在当先的一艘船头,清风吹面,散去了一丝儿伏热。这四月底的天儿,已然是热了。他身旁立着有一孔武汉子,手中持着一支方天画戟,麻袍半解,畅露着胸膛吹风儿。

  合蔡镇的巡查甚是松懈,入了水泊后,那麻袍汉子当先就说道:“却是亏欠了。早知这儿的巡察如此轻松,当日就该多卖几匹骡马,把铜铁再装上些。”那可算是自己入伙儿的见面礼了。

  从黄河里稳稳行船被那官船撞翻落水,眨眼就过去了多日,他们一伙儿的处境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汉子半点不后悔。当日翻船后血本无归不说,他们兄弟甚至还有那性命之忧,幸好被眼前的哥哥凑巧路过好心搭救了上来。再去寻那官差理论,后者不仅不认,还反咬一口是自家行船冲撞了他们,要拿自己问罪,气的汉子火冒三丈。看为首的官儿洋洋得意,做不依不饶模样儿,他一怒之下就翻出解腕刀照那官儿心窝里只一刀,肐察地搠倒在船板上。

  杀人之后,汉子也不知该作甚了。却没料到那面相有些不雅的好心哥哥是那样的来头,一愣神后就啊呀一声,拔刀蹿上了官船,一番砍杀,些许押船的兵丁不死即伤,尽打落水里。之后一干人驾着官船逃去了那濮州。趁夜在汉子所熟知的某处私港停靠,只取了少量精铜精铁,将剩余价值数万贯的铜铁铅锡等物尽数拉在了那窝主处。

  一干人出来,从濮州向东去,第一个便是范县,第二个就是清河,然后就可看到梁山泊。路程是短,可那一路上关卡巡查森严,汤隆便引着他们向南去了广济军。购了三艘脚船,把铜铁装船,一路行来。

  这麻袍汉子便是水浒中少有的四川蜀地人——赛仁贵郭盛了。传说中郭大侠的祖宗。

  他本做的是水银买卖的,却在黄河上被官船撞翻落水,如今又得了这番造化。可郭盛是半点也不后悔,那狗官该杀!

  唯独后悔的便是这见面礼太过稀少,而且还只能算一半是他的,叫郭盛汗颜。

  梁山泊作为齐鲁地面上风头最健的山寨,义气的名号早就响亮他的耳朵了。郭盛先前小生意做的有滋有味,自是没想过上山,但这并不妨碍他生出敬仰来。

  他是蜀地嘉陵人氏,作为天府之国,按理说蜀地的日子应该过得很不错的。但事实上也是多生不如意,蔡京祸害掉的可不止一个江南,他通过恢复榷茶法和修改钞盐法,加大对茶农和盐商的盘剥。那蜀地本就是产茶和产盐之地,上头有了剥削,受害的岂能只是大户?全川皆受害甚重。蔡京还通过设立“括田所”在各地“括公田”,强占民间田地3万多顷,四川也是其一。

  大观四年(1110),蔡京设苏杭应奉局之余,那两浙、两广、福建、四川等处的官员也仿照苏、杭,运送奇花异竹各种果木到京师,为使载运大型花石树木的船只通过,沿途甚至毁桥梁、凿挖城郭。为此,沿途州县大量靡费,积存钱粮为之一空。

  民间生怨,自有反噬。蜀地多山多险隘,那匪草寇就是多如牛毛。

  可是蜀中的山匪与这梁山一比,真真是小巫见了大巫,差的不可以道里计数。尤其是行做。

  那‘替天行道,除暴安良’的旗号,甚叫他听了喜欢;几番战败官军征讨,更叫他敬仰;如今命乖运蹇时候撞上了山寨的头领,两番生受了大恩,郭盛也就只一心效力了。

  这时候陆谦已经回到山寨,引带上山两位头领,在聚义厅上派了座次。那杨志虽是名门之后,武艺非凡,可他刚刚上山,寸功未立,也只排在王定六之后了。裴宣做最后一位。

  可是这聚义厅里的排位是靠后了,两人刚刚上山,却就当场被陆谦委以重任。裴宣便是新成立的考功处执掌,杨志则是作训处的兵马副都教头,职位还在薛永、焦挺这俩枪棒、拳脚教头之上。

  回到梁山,陆谦当即便要带兵下山,去铲平了那阳谷义勇。

  林冲已经调配好人马,除了刚被编入了后都的亲卫营和水师左营外,一共六个陆战营头。里头自然有李逵、项充、李衮三人带领的第五营。

  “先前一战杀得不爽利,这打阳谷,哥哥可定不能忘了俺铁牛。”陆谦下山去赚杨志的时候,李逵那厮就叫嚷着要去砍了那三个鸟保义的头来。这次自然带上他们。

  山寨一干头领,陆谦再点了鲁智深、刘唐两人,如此加上韩伯龙这个统带亲卫营的和阮小七这一水将,并上李逵、李衮、项充三人,及陆谦本人,一共八人。留下林冲等人看守山寨。

  裴宣要招揽人手组建考功处;而那杨志,就不带了。

  陆谦点将时候,见杨志脸上似有请战的意思,可血色几番涌动又尽被他压了下去,看来内心甚是焦灼啊。既如此他又何必难为人呢?

  当晚,杨志到陆谦门上拜访。被让到房里坐下后,又闷着口,半个字不说。只满脸通红。

  “水泊兄弟聚义,贵在交心。我知晓制使心中为难,聚义厅上便不曾相邀。”陆谦满脸和气。人么,要理解万岁。何必要把人逼急呢?杨志刚刚上山,还没全放下脸来。

  看看那水浒原著,似都喜欢把人往死里逼。何必呢?就真不怕反噬吗?

  作为一个穿越者,陆谦理解不了正史中身处元末乱世的施耐庵老爷子的想法,也不能理解水浒中一些‘好汉’的想法。而他能持的则只有自己的想法!

  说真的,想想那宋江、吴用的手段,陆谦脑子里就总回想到《三国演义》里魏延造反前得意地洋洋的大喊:“谁敢杀我!谁敢杀我?”的样子,然后他就被杀了。

  暮春的夜晚依旧挺凉的,一阵湖风吹来,叫送走杨志的他打了个寒噤,忙裹了衣服关好房门。

  陆谦当晚安抚杨志,次日带上兵马船舶,与林冲等人拜别,浩浩荡荡的东进至清河县境内。

  梁山人马一遭上岸,当地便立刻又信报送往县城。知县老爷,武松、李应等人,立时知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