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这个生的相貌堂堂的中年囚犯,自称是裴宣的,陆谦对水浒里的地理已经绝望了。

  先有个打河东来东京,却先路过齐鲁的青州府的大路痴鲁智深不提,如那铁面孔目裴宣,不是要过辽宋边境的饮马川的吗?怎的现在出现在齐鲁?虽然陆谦对那京兆府【长安】押解犯人发配去沙门岛服役,却要路过辽宋边境的饮马川是一百个百思不得其解,但看着眼前的铁面孔目,他就更傻眼了。

  这厮,怎的现下在这儿给自己撞上了?

  他前几日还在山上想着自己要成神棍了,说曹操曹操就到。与一干兄弟们就酝酿着要如何削掉‘独龙岗’这条出水了的蛟龙,王定六便送来情报,杨志要上路了。陆谦那便立刻带领伙儿兄弟,扮作过往客商,乘船入济水口,顺着济水一路向东。

  眼下这杨志被判刺配沙门岛,那不是打府城径直东去的,至登州乘船上岛。而是先北上,到济水乘船去往莱州湾,在海边再改换船舶前往沙门岛。这条路倒也合情合理,虽然穿越整个山东半岛也并无太远的距离。

  但这裴宣怎的就来到这儿了呢?..

  陆谦打量着这周遭,距离那渡口并不远,一望茫茫野水,周回隐隐青山。几多老树映残霞,数片采云飘远岫。荒田寂寞,应无稚子看牛。古渡凄凉,那得强人饮马。

  此处已经到了济州最东北的平阴县境。陆谦一伙儿留人在码头看守船舶后,就向南挺进了五六里地。此处左右尽是山丘,还有一条济水分支经过,杨志从南而来,必经这里。

  却是没想到,杨志没有等到,先等到了裴宣。

  “莫不是京兆府的六案孔目?”

  听闻到裴宣自报姓名,陆谦虽然惊愕无比,却还压得下去,面上做出喜色问道。

  裴宣闻言大惊,道:“阁下怎知我名姓?”

  “哈哈,小可陆谦。多闻裴孔目极好刀笔,为人忠直刚正,分毫不肯苟且,京兆府百姓都传你做铁面孔目。亦会拈枪使棒,舞剑轮刀,智勇足备。怎的今日这等落魄?”

  陆谦不会去说他知晓京兆府里新来了个贪滥知府,瞧裴宣就不顺眼,把他寻事刺配沙门岛上。他只说了自己的身份。一个东京殿帅府的虞候,知道一个千里之外的京兆府的孔目,虽然有点扯,可好歹是个理由。

  “原来是陆虞候当面,久仰大名,今日得见,裴宣幸甚。”作为一个系统的公职人员,裴宣如何不晓得陆谦的大名,那是老厉害老厉害了。把自己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干儿子给宰了。而且他还知晓林冲的事儿,京兆府距离西京可比东京要近上不少。便是近来那陆谦落草梁山,两次大败官军事宜,也尽数知道。

  押送他的那俩公人与他尽是熟人,一路走的甚是轻松,裴宣手中也多有些钱财,住店吃喝路上听进了不少新闻。却不曾想今日就见到了这主儿。

  听陆谦询问,叹息道:“虞候不知。裴宣性直,些许微名全赖府尹王相公海量包涵。那王府尹年前被调去了东京任职,新来府尹为奸臣蔡京之爪牙,贪滥无度,何曾瞧得裴宣有半点顺眼,年初时便寻事就把我刺配那沙门岛。”作为六案孔目,裴宣如何不晓得那沙门岛就是鬼门关,这些年来只见人进去,就不见有人出来。刺配沙门岛,看似还留他一命,实则是在要他的性命啊。

  陆谦知晓这裴宣在原著上是一劝便上了饮马川,那必然是知晓厉害的,当下也果断出言相劝。“那沙门岛乃食人之地,安能入得?孔目见今可有好的去处,如若不弃,就上我梁山如何?”这话说的甚是轻飘了。

  可是,陆谦果就听这裴宣长叹一声,拱手便向他来拜:“事到如今裴宣岂还有他路可走?这朝廷既容不下我,裴宣又何必汲汲以求?蒙大头领和诸位好汉救我性命,裴宣自愿入伙儿,敢求大头领收留!”

  陆谦忙上前两步扶起裴宣,“孔目愿入伙,乃我山寨之福也。似锦上添花,如旱苗得雨,陆谦渴求。”当下就许了他山寨一把交椅坐,执掌定功赏罚军政。这梁山人马越多,军纪的问题就必须提上日程,还有那功过赏罚。陆谦来日就想在山上设立一个考功处,把军法职责也一块并入中去,现在有了裴宣,那简直是瞌睡时候来了个枕头,恰当其分。

  还向他许诺,立刻便叫人去京兆府寻他的家眷来。到时候是愿意上山安置,还是在周边地方,隐姓埋名,过安稳日子,皆随他意思。引得裴宣内心一阵涌动,对陆谦倒多出了一份真心。

  那押送裴宣的两个公人,陆谦也没难为他们。只是暂时还不能放还,直叫他们安心等待。

  先是要李四郎寻来干净衣物,领着裴宣在河边做一清洗,梳妆打扮后再来叙话。

  陆谦并没问裴宣是怎么走到这儿的,此话裴宣自己就先道出了因果。原他们是线顺着黄河走,却不想在开德府【濮阳】听到了前方传来消息,是那黄河上生出了匪患,一艘运送铜铁的官船被匪寇劫去了,丢了价值数万贯的铜铁事小,押船的十几兵丁也死难了七七八八,还丢了一个副都头的性命。他们听了心惊胆寒,不敢再沿黄河走,便向南来了。那梁山泊也不敢打下路过,就绕着泊子南兜了一个大圈,从兖州绕来平阴。

  陆谦不管那黄河上的劫案是不是自己掀动起的蝴蝶效应,反正这是好事,把裴宣送到了梁山,送到了自己手中。他此次出来只是想着赚走一个杨志,哪曾料到还多了一个铁面孔目。想象当初他脑子里想的那些,真准,一个个全过来了,排队一样,他都可以去当算命的半仙儿了。

  就在陆谦欢喜的看着裴宣的时候,不远处的官道上,四个差役并着带着枷锁的杨志,正一步步的向着济水走着。

  当日在阵前扬威的青面兽,现如今已是心如死灰。他竟然被判刺配沙门岛!早知如此,他还不如死在梁山贼寇手中呢,也省得叫祖宗蒙羞。

  那济州府的新到知府张叔夜的名声,杨志也听说过。被推为当世良牧,是个难得的干臣!

  大牢里的杨志在最初听闻这个消息之后,内心里免不了要升起一股期盼和希望。济州府的官军尽丧,兵马都监战时,自己也被打入大牢,张叔夜再有本事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是?那最好最聪明的办法就是把自己放出来,削掉这荒诞的罪名,让他再为朝廷处理,也为他张叔夜效力。如是能这般,杨志发誓,自己必为张叔夜效死。

  然而,一日,一日,又一日的过去了……

  直到他启程上路,杨志也没盼到张叔夜的出现。他的那翻心思,全做了白蜡。

  是张叔夜浪得虚名?还是他根本就没想到自己?

  杨志全不做考量,他只晓得自己此生再难有翻身之日了。绝望中有希望升起,然后再陷入绝望,那是会叫人坠入更深层的深渊中的。杨志如今就是一具活死人也。张叔夜要顾虑的那干事儿,他才不去想,可能也想不到。杨志只知道自己完了。

  事实上,杨志要真进了沙门岛,他也的确是要完了。

  然后啊,他就得救了。

  看着眼前的陆谦,还有鲁智深这个大和尚,杨志木木的面容终于有了一丝鲜活,死鱼一样的眼珠子也绽放出了一抹神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