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却说这济州知府邓同,见到郓城使者来报说梁山泊杀死官军,及新任兵马都监党世雄中箭身亡一事,当场失态跌了一跤。其后就只叫得苦,知晓这番罪过是再无人能给他揭下了。那梁山泊就在济州,他身为知府,治下却出了这等巨贼,岂能无责?

  当下回到后堂,命人请来太尉府的干办说道:“我府先折损了黄安、蒋磊,失折了许多人马,去的三千人,无一个回来,至今百姓尚多有抱怨。随后赖太尉扶持,调兵遣将,下官也多督促地方各县编练义勇土兵,此遭党都监带兵六千人前去追捉,亦皆失陷。党都监身死,独杨志匹马而还,贼寇杀死官军民壮不知其数,祸事,大祸事矣。”

  “此番大败,济州府民力已贫,再要行三次征剿,怕是会无人敢应了。便如那隋炀帝三征高句丽,无人再愿赴死效力也。”而少了地方义勇,再要征讨梁山就只能靠正规官军了,那少了五千人马,都叫人心慌。且小小的济州府,何以要调派五千军兵?小小的梁山泊,何以如此大军去征剿?盖子便捂不住了。

  邓同肚里怀着鬼胎,干办也是傻眼,只能赶紧叫人报信东京。

  这日邓同正在书房静坐,就见承局来报说:“东门接官亭上有新官到来,飞报到此。”邓同先暗道声来的好急,慌忙上马,来到东门外接官亭上,望见尘土起处,新官已到亭子前下马。邓同接上亭子,相见已了。那新官取出中书省更替文书来度与邓同。后者看罢,随即便和新官到州衙里交割牌印、一应府库钱粮等项。当下再安排筵席管待新官。席间二人少不了说到梁山,邓同就发现来者对梁山泊了解并不甚详尽,当下暗自古怪,却也就说起这梁山泊贼盗浩大,杀死官军一节。却不料自己说罢,新官面色如常,眉宇间甚至还能看出一抹兴奋。心中思忖道:“这张叔夜真好大胆。如换的我是,胆已吓破。”

  却是不知道人家张叔夜少时就喜谈军事。长大后以祖荫入仕任兰州录事参军。此时的兰州地处宋朝西北边境,依恃黄河天堑为固,可每年冬天黄河结冰时,都要处于戒备状态,以防羌人入侵。张叔夜认为长此以往,不是办法,便亲自过河勘察,寻到一处叫天都的地方,为五路之间的要冲,羌人每次入侵,都先要在此地集结。张叔夜根据附近地势,夺得大都,在大都建了一座叫做西安州的可戍守的城池,以此扼守西北边境。此举有力地遏止了羌人的侵扰,免除了以往士卒濒河困守、累月不得解甲的劳顿之苦,叫兰州至此再无羌患。

  张叔夜还曾出使辽国,与辽人比射箭,首先命中目标。出使归来后,张叔夜画出辽国的山川、城郭、服器、仪范等资料,上呈赵佶。

  宋徽宗大观年间中为库部员外郎、开封府少尹。不久后又赐进士出身,迁右司员外郎。大观三年(1109年),张叔夜从弟张克公参与弹劾蔡京事,使得蔡京被迫下台,蔡京因而与张氏结仇,并迁怒于张叔夜。复起后暗中搜集张叔夜的过错,将张叔夜贬为西安草场监司。

  两年前方被召回京师当秘书少监,后又升至中书舍人、给事中。再度成为了蔡京的眼中刺。

  如今被一脚踢到济州来做知府,却是蔡京与高俅沟通后的产物。

  党世雄之死的消息传到太尉府,高俅生生把自己最喜爱的一个笔洗给摔了。那可是相传为苏东坡遗物啊。高俅的发迹有苏轼的因果,苏轼病逝后对其后人还是很照顾的。所以这东坡笔洗也是极得他喜爱的一件事物。

  当然,这是不是高俅故意做出来的假象,想表一表自己念旧重恩,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反正这高太尉是气的肚子生疼。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调集大军,正儿八经的征讨梁山泊。党氏兄弟的死,如同狠狠地两巴掌抽打在他的脸上,这事儿都不只是高坎的私仇了,还关乎着他高俅的颜面。

  但他这一不冷静的冲动被蔡京给阻止了。

  老奸巨猾的蔡京认为,在公开调集大军征剿梁山之前,这期间还需要有一个过渡。可以寻个不听话的角色放到济州府去,当他‘想尽办法’也无法剿灭梁山贼寇的时候,只需一道上书,高俅便可如愿以偿。

  那梁山泊可是挟制运河与济水的,位置重要,皇帝看了也会心惊。

  这征剿梁山是蔡京也认同的决策,因为他要团结高俅么。童贯在西北的表现是越来越好,内廷的梁师成、杨戬等的话语权越来越大。便是蔡京在不少事上都需要仰仗梁师成。

  这狗阉善于逢迎,希图恩宠。皇帝本只是把他作为下等奴仆的,却因此提拔他为近臣,凡是皇帝诏令都出自他的手,他选那些擅长书法的小官练习模仿徽宗的字体,掺杂在诏书中颁布,朝官亦不能也不敢辨别真伪。

  入政和以来,只几年时间,就已不可小视。

  但蔡京是什么人?他虽与梁师成、杨戬之辈交好,可却不愿甘心附之骥后。现在梁师成、杨戬在内,童贯在外,手握兵权,他自然也愿意多多拉拢高俅了。

  蔡京可一直都很注重兵权的。当初他只江南起复,刚刚在东京坐稳屁股,便建澶、郑、曹、拱州为四辅,每辅屯兵二万,用他的姻亲及亲信宋乔年、胡师文为郡守。京师禁军巡夜打更每月给钱五百,蔡京立即增加十倍来收买人心。

  现如今的蔡太师年还不及七十,心思依健,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可不是那宣和年间(1119年—1125年)时候。

  于是乎张叔夜便被蔡京再次踢出东京来,只是比之上一次的西安草场监司,这济州知府的官职却算得上是权高位重。

  邓同走了。他心知自己要吃罪,早把家当处理,家眷也都吩咐。与张叔夜做了交接,次日便收拾了衣装行李,人便前往东京听罪。

  而新上任的张叔夜,在随后的几日里详尽的了解了一番济州府的状况后,只有一脸苦涩了。

  难怪蔡京老贼会将这件勾当‘抬举’他,却是此等地面,这般府分。一没强兵猛将,二无民心斗志,只凭济州己力,如何收捕得这伙强人?倘或这厮们如前些日一样,隔三差五来城里借粮时,却生奈何?

  作为一名久经官宦的老人,张叔夜还看到了那纸关乎杨志的判罚。一眼他就知道这杨志有冤,那郓城县的功劳有虚假;且这杨志还是名门之后,据上一战生还者说,武艺不凡。如能保下,杨志现在还没发配上路,张叔夜手中就等若有了一员猛将了。

  但几经思量后,张叔夜还是决心放手。

  刚刚走马上任的他,还是不要为了一个杨志,而与手下的一干百里侯闹僵了好。

  要知道,在曹京的‘捷报’传到州府后,接下的日子里,那清河、巨野两县,也都纷纷送来‘捷报’,说是战退了进扰县治的梁山贼寇。而县城距离水泊间距有些遥远的东阿、任城、中都三县也都有梁山贼寇扰袭县境被打退的文书送上。

  很显然么,这济州府里被贼寇敲诈的不止一个郓城县。这要是为杨志摘掉罪过,郓城县的窟窿就不好弥补了,其他县必然也如此。他张叔夜才到济州知府任上,便把手下的知县全开罪了。今后还如何理事?

  这杨志啊,命里乖蹇,真真倒了血霉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