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春明媚的阳光照撒大地。这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寒冬彻底远离人间,柳树抽出了嫩绿的新芽,草丛中冒出了一朵又一朵的花儿,晶莹的露珠透明、新鲜而美丽。暖风抚摸着无数的生命,它们便欣喜的生长着。

  只不过,现下的郓城县城对比这明媚春日下的美好时光来,却是完全相反的一副样子。

  那如是被冬季里的三九苦寒所笼罩,无数人瑟瑟发抖。自从昨日里那杨团练回到县城,知县老爷人就瘫倒在床榻上了。

  几千官军土勇已全军覆没的消息,仿佛是狂风一样席卷了整个县城。那从汶水边侥幸逃脱的几艘船只带回的信报,叫曹京险些一口气没上来,以至于当天就有无数人选择了逃离这儿。但还是有人不信,毕竟党世雄带领的官军那般势大,怎么可能如此的不堪一击?且除了党世雄外,不还有杨团练的么。然后他们就等来了那位匹马而还的杨团练,其对党世雄全军覆没之过程全然不解,可他自己是真的全军覆没了。很快那位团练使就选择了关门谢客,阖门待罪。

  直到第二日下午,一支筋疲力尽的人马回到郓城,便是武松一伙儿了。这却是噩耗传来两日中仅有的一支返回来的队伍了。可是也仅仅二百多人。

  然后郓城县就等来了梁山泊的‘大军’!

  说是大军,却是夸大了。实际上只是有五个营,其中还有亲卫营和水师营。其他营伍都在收拾缴获战利,押送战俘。

  “……吾山寨比邻贵县,近添置人口颇多,以至钱粮布秣有缺。而素闻郓城豪富,陆谦特来相借……”

  这是一封被箭矢射上城头的书信,写在一尺白布上。陆谦在信中话语很是温和,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是亲善商贾间的拆借往来呢。可对于曹京来说,这却是一赤果果的赎城费,但也是一济无比灵验的神药。

  堪称药到病除。

  之前在床榻上瘫倒了两日的曹大知县,立刻就恢复了百里侯的威风。

  梁山贼不是要攻城的,这就好说了么。

  钱粮物质,郓城县城里有的是。就算那先前党世雄囤积在郓城的粮秣物质不会被算入,这赎城费需要郓城各界另筹,这也是桩小事儿么。只要城池不破,一切就有的文章做。

  先前的曹大知县可是一直以为,梁山会趁势攻破郓城的。这县城里囤积的上万石军粮,大批的军需器物,梁山贼怎么可能放过呢?而他曹京无谋御敌于城外,又偏偏守土有责,不愿意落荒而逃,坏了声名,已经存有死志。可不曾想这陆虞侯如此的好说话。

  “诸位也都看了。那梁山贼寇只给了一日的时间,过时不候。”用陆谦的话说,届时如果没能拿到叫他满意的钱粮,他就自己亲自下手来拿了。

  曹京毫不为耻的拿着陆谦的话来吓唬在坐的郓城士绅商贾。虽然他们中的一批人已经纷纷逃去了外地,但在郓城都留有代表的,今日也都被曹京请了来。

  宋江在斜处里一张小几案后坐下,手中执笔,桌面上摊着纸墨,看着厅堂中被化作屠夫的曹京一刀刀割肉的郓城士绅商贾们,看着那些士绅商贾肉疼的神采,心里头升腾着一股难言的舒爽感。

  他之前接到了自己兄弟宋清的亲笔信,宋清、晁盖、朱仝、雷横,这些心腹兄弟和手下土勇,尽数还在。梁山人马甚讲情面,好吃好喝的款待着他们,只除对雷横颇有些间隙外,一切皆好。只等着战事结束,便放归他们。

  宋清的信中并没多说一个字,可宋江却想到了当初黄安镇那一幕。那回他与晁盖一人出了三四千贯钱财来偿还梁山的情面。这一回,却是再多也不为过。

  我宋公明都要割掉三两精肉,眼前的这伙儿士绅商贾,岂能干休?

  况且那宋清、晁盖等人回归县城后,宋江也需供奉一笔钱财给曹京,好叫他不做追究。不然这事儿就难回全了。可以说,这一遭战事,宋江损失巨大。

  如此,陆谦在城外逗留两日,打郓城县中蓉了粮草两万石,银钱三万贯,再加生铁一万斤,丝帛麻布各千匹,皮革、药材、军器杂物无数。

  大军返回梁山,留下了内心幸甚的郓城知县曹京,还有巨野营指挥使周斌。后者因为不被党世雄喜欢,做了一通苦力之后,依旧是留在郓城转运物质粮秣,还当是苦力来用。可现在却是凭白的捞到了一笔打天上落下的功劳。

  因为曹大知县妙笔生花,向上递去了一道公文。并于文章中自表他曹京披肝沥胆,忠勇无畏,带领全城军民,指挥若定,两日血战打退了梁山贼的数次猛攻,最终迫使贼寇退去的艰难过程了。而留在郓城的唯一一个指挥使周斌,哪怕他现下仅仅是一个厢兵营的指挥使,也成为了他曹大知县守城期间的得力助手。

  只有那阖门待罪的杨志,这人实在是命蹇时乖。明明是待罪态度良好,却被曹京有意无意的扣上了一顶无作为的帽子。还说他匹马还城,疑是临阵而逃。否则不能解释为何做他属下的武松就带着清河县大部分的土勇逃脱了生天?而他自己却是孤身逃窜而回?这武松在曹大知县的表文中也有了一面,却也仅仅是如此为构陷杨志的一面。

  以至于济州府忽然下来一道公文,要拿杨志。后者还懵懵无知,向那州府里下来的官吏叫道:“我得何罪?”后者笑喝道:“你兀自敢叫哩!尔阵前弃兵丁而逃,以至于那一千义勇丧了大半,当得何罪?我念你是名门之后,不去下你颜面,休讨苦吃。”

  杨志听到自己被扣上了一个临阵弃兵而逃的罪名,一张青脸登时化作赤红,他是杨家后人啊,岂能背上这等骂名?“知府相公听得何人构陷,冤煞杨志了。”这事儿非同小可,必是要有一个见证的。

  州府官吏道:“自当还你一个证见,教你看真赃正贼,好叫人皆知道知府相公不曾冤屈你。”

  “左右,请曹县尊来。”

  片刻后,那曹京便乘轿来到,直言杨志弃军而逃,致使所部上千乡勇义士回还不足三百。听得杨志目睁口呆,兼有怒发冲冠,大骂曹京构陷于他,实卑劣小人。

  州府官吏喝道:“这是非须不干我事,见有告人曹县尊在此。你二人到府衙里自有分辩处。”话音落下,就叫人把杨志打入囚车。而那曹京也骑乘上一匹老马,点起一百乡勇,便启程赶往济州府里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