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洒家不喜欢。这对兄弟是那一个模子刻出的,礼多似假,太过献媚,洒家不喜欢。”宋清离去后,鲁智深把头摇晃着,脖颈上的念珠哗啦作响着说道。

  陆谦神色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大笑:“师兄说的却也不错,我也觉得不甚爽利。只是那宋公明为衙门小吏,迎来送往,自免不了要带上几分官场虚假。宋家私下做的又是那窝主的买卖,关系四通八方,却也是要结交五湖四海。如此日常做派,倒也情有可原。”

  不管真的假的,不管远的近的,更不管是屋内屋外,短期里是休想从陆谦的口中听到一句宋江的不是。

  这不是他要捧宋江,而是如此的话,更有助于陆谦竖立自己的形象,间接的夯实了他的基础。及时雨宋公明在江湖上的名头太大!

  “叫五郎兄弟带领一队水军留下,听从林教头指派。”陆谦选出两个营的兵力做先头,置换上宋军的衣甲,乘船直向着梁山驿行去。

  现在宋军主力已经完蛋了,杨志还能翻出惊天大浪不成?要知道他手下的兵马,那三分之二是更亲近梁山的。有武松和晁盖当头,杨志要是能翻出惊天骇浪来,才有鬼。

  事实上也就是如此。

  杨志带兵赶到梁山驿的时候,就看到驿城外半个贼寇也没,只有驿城城墙上插着旗号,站着持枪披甲的人丁。那除了梁山大旗,还有一面刘字将旗。他脑子里立刻想到了一人的字号,赤发鬼刘唐,陆谦之心腹也。

  只是杨志心中半点高兴也没。盖因为他之前接到的信报是,梁山大队人马下山,直取梁山驿。而现在的梁山驿却一无大队人马,二无陆谦、林冲等人的旗号。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梁山的主力人马已经离开。

  杨志他不得不思量,这梁山的主力人马都去到哪里了?

  当下他就令人马打散开,叫人搜索梁山军的踪迹,他自己则引着武松一部,前去驿城叫阵。

  刘唐却充耳不闻。他并非怯懦之人,但也不是有勇无谋之辈。

  陆谦早就与他有吩咐,休要应战单挑。杨志武艺非凡,尚要胜过朱仝一筹,比之林冲也就稍微逊色,比之花荣那杆好枪有过之而无不及。

  刘唐却是有自知之明。他敢于雷横单挑,对上朱仝也不怯力,至少能进能退,脱开身来。可是对比林冲这一档次来,就有所不如了。彼此又不是没有交手过的,那是欲退不得,真真是沙场较量的时候,五六十合后保不准就是丧命的下场。

  是以,对杨志这个被陆谦甚是推崇的人物的搦战,他是充耳不闻。

  那可是金刀杨老令公之后,杨志有这等身世,本就被人高看一眼。更兼刘唐对陆谦死心塌地,陆谦的话,他是从不去怀疑的。自是下令于众人,严防死守,不许开门。

  只是刘唐知晓杨志的‘来龙去脉’,却也不任由杨志在外叫骂不理。

  “骂,都于我大声的骂。”

  “杨志这不忠不义的贼子,玷污祖上英明的败类。为求上进,于那奸臣为奴为仆,竟添着脸皮去押运祸害江南百万苍生的花石纲,助纣为孽,置你杨家祖宗英明于何地?此为不仁不义不孝子孙也。”

  “而你既领了那佞命,与老赵家来言就当尽职尽责。你等十个制使去运那花石纲,九个回到京师交纳,偏你这厮把花石纲失陷了,却又不来首告,反倒潜藏在逃,朝廷许多时捉拿不着。待到朝廷下了敕书,赦宥所犯罪名了才去东京勾当,买上告下,耗尽财货,再补殿司府制使职役。如此小人行径,不忠不信之举,何当做男儿身?又有何脸面把杨老令公之名挂在口边?”

  “你这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不信之徒,人若不除,天必诛之!实可笑,可怜,可悲,可耻!”

  喷人么,那也要喷的有理有据,要喷的有水平。刘唐这番言论可是特意寻了樊瑞参详的,那威力果然不俗。杨志本还叫一干土勇于他大声叫骂的,不想被刘唐猛地怼了回来,还怼的有理有据,怼的他哑口无言。那一口气憋在胸膛,险些没一个倒仰从马上栽倒下去!

  “贼寇,贼寇,活该千刀万剐的贼寇。”先前的青面兽,现如今变成了真正的青面兽,那整个脸儿都是青色的。再多的话他都说不出来了。刘唐完全触动了他的痛点。

  作为杨家将门之后,杨志甚是为祖宗荣光而为豪的。作为早年武举出身的杨志,别以为他就真的自甘堕落,如是那样的话他混的不会比党家兄弟差了。殿帅府制使这样儿的职务,也就比陆谦当初的虞侯高上一等罢了。比之林冲和徐宁的职位,都要差上一截。而他在黄河里翻了船后,不去俯首领罪,而是逃之夭夭,这解释也很简单。好汉不吃眼前亏么,杨志又没甚妻子儿女。杨家是还有不少同族及姻亲,他那罪过却也不至于被诛灭九族。

  他是杨家这一辈里最出众的子弟,寄托着很多人的期望,可那偌大的杨家,却不是只他一支。不逃走,留作此发配吗?

  水浒原著里有很多光棍,如晁盖,三十好几了,不娶妻不纳妾。还有那卢俊义,偌大的产业,富贵河北,自己年纪也都不小了,何以不为无后担忧?放在后世人看来,都是不理解的。但这就是水浒。一干武艺高强的人物里头,就没几个贪花好色的。

  杨志也是如此。他孤身一人,没甚负担,逃之夭夭,潜藏避难,却更是因为杨家在这官面上已经再无得力人手照顾他,便是祖上的姻亲如府州的折家,也早就短了往来。那失缺花石纲的大罪,是给他揭不下的。如此杨志还是逃罪为上。毕竟老赵家喜爱玩赦免,他身上罪责总有一日能清洗干净。而若是回去领罪,一个刺配三千里,再难有翻身之日不说,保不准还有性命之忧。

  只是那原著上的杨志没有料到,自己碰到了难得一次正经起来的高俅。原著上,那高俅说的一番话还是很有道理的。杨志这种作为真的叫人喜欢不起来。

  不管是什么理由,逃避责任,那就是不光明磊落。

  好比那花和尚,也是打死人犯了官司,逃匿佛门之中。但性格使然,花和尚绝不会等朝廷大赦天下,他身上官司没了的时候,再去求小种经略恢复他的官职。

  这把话说回来,就还是杨志身上担负着光宗耀祖的‘重任’。要不原著上怎唤他天暗星?自落草之后,就无甚听说过他的事迹。

  哎,这也是他时乖运蹇了。

  气恼不已的杨志当场就喝令武松带人去伐木造架,强攻梁山驿。那武松怎能乐意?这时候他心里还在暗暗鄙视杨志的没担待呢。但看着杨志握枪在手的模样,武松又怕这厮爆发起,来杀自己。便着人去伐木头,暗中吩咐一干人磋磨时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