郓城县城距离梁山驿有小百里远近,自然不是一日之间便可抵达的。一干乡勇民兵也不是那日行百里的精干强兵,他们便是连日行五十里都做不到。

  这第一日,杨志只带兵走了二十余里。便不得不就近寻了一处集镇住下。这郓城地界上的士绅地主都是极欢迎官军剿匪的,那梁山就是一把悬在他们头上的刀啊。别的不说,只是这个冬季里,他们一干人中那就没一个敢再用过去的手段来喝穷人佃户的血,没人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可是损失了不小。

  且这才只是一个冬季,看梁山泊周遭各县都有多少士绅地主被灭门,被抄家啦?不解决了这个心头大患,他们的日子就永远也过不舒坦。就永远也实现不了把土地都变成自家的这一宏图大愿。

  所以这些士绅地主都很是热心。都不需杨志再做吩咐,热汤热水,猪羊鸡鸭,一坛坛的酒水,便送进了军中。杨志都有些发懵,他由衷的感觉到了眼前士绅地主们内心里的欢喜和爱戴,箪食壶浆迎王师的典故似乎不假啊。叫在江南之地受到过无数个白眼和恶毒咒骂的杨志深感欢喜。

  只是杨志也非傻子,一时儿的高兴劲褪去,他人便意识到了,为什么自己会受到如此待遇了。

  想着却是心冷。

  而且不其提这个身心上担负着注重荣耀,背负着振兴家门,不可让祖上荣光受到玷污的汉子,明白了后是怎么想的。这一夜里武二郎过的却甚是快活。

  他与晁盖连拼了十碗酒,直接把这个他所敬仰的齐鲁大豪给灌趴下了。还有那郓城县的马兵都头朱仝,那也是条汉子,一碗碗的酒水灌倒肚子里,最后武松都不知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

  第二日起来,被酒神青垂的武松是神清气爽,头不晕来腿不软;而晁盖和朱仝却尽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斗败公鸡样儿。

  这一日杨志率军行了大概三十来里,距离梁山驿已经只剩下一日路程了。杨志开始着人警备。夜间可不能疏忽,特别是对梁山贼。

  杨志背负着全部的希望来到这济州,目标是铲平梁山,那自然要对梁山了解有加了。他当初就是惧怕梁山名头掺水,不敢挑着财货打梁山泊路过,而改走了他路。但现下看却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可是这事儿,杨志早就抛在脑后,真正叫他惊醒的是陆谦的战绩。那一把又一把火,烧的梁山好不兴旺,烧得官军好不狼狈。

  陆谦善夜战,善偷袭取巧。虽然从兵法上看,不过是鬼魅伎俩,但杨志却不得不上心。盖是因为他真的输不起,没再来一次的本钱了。

  只看那高俅的态度他就知道,如果是没有眼下的梁山之战,当日他就被推出太尉府了。

  是以,杨志万分珍贵眼前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而他手下又尽是些疏忽训练的土勇,一旦被袭击得手,后果不堪设想。

  可惜他不知道,自己手下的队伍里,不仅有武松这个视陆谦为大恩人的内奸,还有晁盖这一与梁山通风报信之辈。

  这个时候的陆某人已经详细拿到了官军的底细,更是知晓了杨志这队人马的兵力、配置。这时郓城县内的官军主力也在党世雄的带领下出了城门,向着梁山泊开来。与杨志所部前后间隔有三十里路,正常行进大概是一日的路程。

  按道理说,这支官军的先锋队伍真真不弱。除了杨志这个叫陆谦大吃一惊兼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外,还有武松、晁盖和居八骠中游的朱仝。

  如果是兵将叫阵,两个大和尚加林冲都下去,也占不了太大上风。而那般厮杀才是弱了梁山的威风的。

  油灯下,陆谦看着眼前的地图,露出满意的笑来。

  杨志这厮是很聪明的,他知晓汶水的利弊,行进的时候指挥部队避开了汶水这一线。那一路形成虽然绕远了稍许,却是安全了甚多。可是在他后面的官军主力,也就是党世雄部,那却是紧贴着汶水走的。

  因为梁山的主力就在汶水么。他堂堂济州府兵马都监,统带的有两千朝廷精锐禁军,还能怯战避战不曾?

  所以出兵济水,趁机袭杀梁山贼老巢这样的法子,那是提也不需在他面前提起。何况他部足足有五千人,辎重甚多,走水路也便于运输。

  五千人马就如此浩浩荡荡的沿汶水西去,河面上还有上百艘大小船只,满载各类物资。为了防止这些运输船只被毁,党世雄还特意命他们紧随大军之后。

  汶水拢共就二百来米宽窄么,神臂弓完全可以轻松的把之封锁。且冬去春来,西北风已经不见踪影,现下吹拂的是东风。党世雄又在船队的前队布置了二百弓手,自以为万无一失。

  “哥哥,这党世雄倒是有点鬼主意。每到夜间,他便分出一营禁军到河对岸宿营,再选出十几条大小船只,以重锚定住,再在各船船艏船身串联上铁索。以此来防我山寨水军偷袭。”

  有了前面的一条船线,就算梁山人马有船只杀到,一时半会儿的也过不去。而只要有时间警讯官军,党世雄手下的弓弩手必会叫来袭人马伤亡惨重。

  陆谦是试过的,神臂弓那变态玩意儿,隔着百十步【一百五十米】距离,是绝对能轻松洞穿船舷船壁的。就是战场上缴获的步人甲,重量倒是没五六十斤那么重,但那些铁甲也少有三十斤以下的。隔着百十步距离也能被打穿!但是放到更远的地方,比如百五十步距离时候,那些四五十斤重的铁甲就有一定的安全保障了。

  事实证明,陆谦之前对神臂弓的认知是有错误的。他之前一直都以为神臂弓是能射出一里远,然后还能洞穿铁甲的,那真太bug了。射程是有三百多步,有效射程却没那么长远。现在做验证,这神臂弓二百米的距离中能洞穿铁甲,虽一样很吊,可毕竟没过于逆天。

  且这神臂弓的造价太高,耐久性欠佳,保存也需要谨慎,这些都限制了它的综合威力。不然,那真真就是bug了。

  五百米射程,还有准头,他么,都能比米尼枪了。

  “兄弟。这一战关系我梁山存亡,万万不能大意。”陆谦的身边还站着病大虫,神臂弓的厉害他也是知晓的。这从外头调来的四个禁军营头,是被特意加强过的,人人披甲,铁甲数量都超过了三成,可是内中有多少神臂弓却始终是个秘密。朱富在郓城县里忙活了如此长时间,神臂弓的具体数量依旧未被他打探出来。要多加一分谨慎啊。“这三营就交于你了。”不是三个营,是第三营。

  薛永今日的目标并不是杨志,而是党世雄,是党世雄部署在北岸的大部队,而非是孤零零一营守在南岸的那个禁军营头。

  “哥哥放心,小弟一定搅得宋军不得安宁。”薛永的脸皮都有些发红。如此大阵仗,这开门见山头一炮就是由他来打,叫病大虫如何不紧张又兴奋?

  他这第一次上阵,就是带领一营喽啰。那心底里也一样流淌着对陆谦的满满忠心。他认为这第一炮被陆谦教给自己,那是对自己的信任,那是对自己的看重。这叫家道中落后就饱受凄苦,受人冷眼的薛永真能不血脉膨胀?

  一时间里,这心底中都不知道被他发过多少誓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