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谦言谈举止中给了邓元觉一种错感:叫“纵然邓元觉根本就没提过摩尼教啥时候会造反。陆谦却依旧认为摩尼教很快就要造反了,否则你摩尼教派人来齐鲁干毛?”所以今日的谈话一点都不突兀。他就不信摩尼教的一干人就各个都是牺牲自己照亮别人的大圣人。他们不可能是战争年间的tg英烈。这伙人甭管现下喊得是怎样的口号,说到底还是为了荣华富贵。或许他们现下对官府的怨恨颇多——

  是的,那苏杭应奉局对江南之地的搜刮确实过于酷烈,惹得江南地方民众怨声载道。正史上的方腊起义就是发泄了这股怒火。他们抓住了宋朝官吏都是百般折磨,陆谦之前看过那方面的资料。

  因为好奇么。

  水浒上,梁山人马八面威风,一次次打的北宋官军屁滚尿流;扫荡北地,扫荡田虎、王庆,都是一个不见折损,唯独战方腊时候死伤惨重。那他自然是要向度娘好好问一问方腊是何许人物了。

  结果其中有篇资料就这么说的,陆谦是隐约记得。方腊义军只要抓住了宋朝官吏,就是碎尸万段,或熬成膏油,乱箭穿身,用尽各种办法折磨他们,以讨还血债,好解心头之恨。

  这就说明,这些起义的民众,最大的缘由可能就是为了报仇泄恨。人心凝聚,那也就叫方腊等摩尼教高层不得不行此酷烈之法。那是因为起义民众的‘短视’,他们报仇雪恨后怕是死也甘心。但是方腊等摩尼教高层,却就没几个会想着能报仇即可,之后便是死了也心甘。

  而人也都是会变得。如邓元觉等人,起义之前想法或许简单,但要是义军风卷云涌,浩浩荡荡的在短时间里就扫荡五六个州府,几十个州县后,那想法还会继续简单吗?

  陆谦说的话很直,但却是大实话。

  “割据一方,称孤道寡”这八个字从陆谦口中一吐出,宝光和尚两只眼睛就死死地盯着陆谦。

  陆谦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欲成大事,某家且以为,贵教只提杀朱勔杀蔡京,或者再加一个清朝纲,就未免太过儿戏了。”

  “大宋底蕴雄厚。纵然当今皇帝败坏了十几年,搅得天下一片乌黑,可西北强兵,战力远胜过江南繁华之地的同辈。你教在江南经营日久,一日暴起,或许能很快席卷江南。但是出了江南这地界儿,你教所打的这旗号可还有半点的蛊惑力么?”

  朱勔蔡京坑的只是江南,管其他地方何事?就比如说这齐鲁京东之地,朱勔于当地百姓有个屁仇恨啊。方腊的旗号半点作用都没有,反而老百姓一听是吃菜事魔的邪教,再有地方士绅豪强的呐喊帮腔,只纷纷以为是邪教叛乱,会支持他们才有的鬼。

  宝光和尚脸颊不停地颤抖。还别说,在他脑子里资本雄厚,号召力甚强的摩尼教,放到江南之外还真是如此。陆谦所言并不空虚,真真的说中了摩尼教的一大短板。“洒家是个粗鲁汉子,俺教中兄弟也多是穷苦人出身,无长远计较,敢问虞侯破解之法?”

  陆谦呵呵一笑,全做不信。

  什么多是穷苦人出身。那普通教民是穷人出身,方腊这等高层会是穷人吗?

  那只是被信仰迷住了眼睛,或者说脑子被摩尼教几百年躲躲藏藏的生活环境给挟制了,超脱不出牢笼。

  看看历史上明清的白莲教起义,眼睛也是都被迷糊了。而同属一个性质的黄巾军起义,红巾军起义,还有太平天国起义,那又是什么声势?后者的力量为何会如此强大?还不是因为人家有一个拿得出手的纲领?李自成还吆喝着闯王来了,不纳粮呢。

  “我华夏天下,我炎黄子民,自古以来就爱一个师出有名。起义是要掉脑袋的,那不是请客吃饭,事败了是要死一家子的。”

  “大师傅看我华夏最早的农民起义,你我之辈,都可做这一称呼。农民起义军!”那做主力的人都是农民么。

  “那最早的农民起义是谁?秦汉时候的陈胜吴广,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我不信大师傅没有听说过?”

  “再到那汉末的黄巾军。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就是那五胡乱华之时,还有那乞活军,也是口号鲜明,急人所难。”

  “到了隋唐年间,十八路反王,挑头的王薄不也做了一首《无向辽东浪死歌》么?”

  陆谦不知道自己说的这些东西邓元觉是不是知道,反正他也就知道这么多了,再说点详细的,比如那苍天、黄天,乞活军的头头,王薄的下场什么,他也说不清楚。网上看的,电视里看的,一瓶子不满半瓶晃荡,就是这样。

  但很显然,这番话唬住了邓和尚。邓元觉再看陆谦的眼神就已不一样了。要是说之前时候他还有些瞧不上陆谦,觉得陆谦能占据梁山大位,完全是凭的自己早到一步。否则那鲁智深和林冲,论武艺,论地位,论‘才华’,不都胜过陆谦,凭什的要陆谦做大哥?

  然现在邓元觉自己‘真像’了。这陆谦武艺是不怎么样,但见识高绝。这做大哥的就该如此,就比如那摩尼教。要武艺高强,摩尼教里有的是武艺高强之人;但是武艺高强如王寅石宝之辈却是万万不能带领摩尼教一步步壮大至今日的。这一切的掌舵舵手都是方腊。而方腊的武艺也就如陆谦这般,武艺平平。在邓元觉的眼睛里。

  再看过往历史上的帝王将相,不管是秦始皇、汉高祖,还是曹操刘备,杨坚杨广李渊李世民,哪个皇帝也不是武艺天下难逢敌手。也就这大宋朝的开国帝王赵匡胤,一杆棍棒真真厉害。但他做了皇帝之后也没再身先士卒啊。

  邓元觉很期待着陆谦能继续‘指点谜机’,陆谦却朗声一笑,把话题一转,变作了江湖美景。

  事儿不能一下子都抖搂出来,要一步步的来。现在陆谦是能把太平天国那一套传扬出来,凡天下田,天下人同耕;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他背的很熟的,记忆深刻么。最多再加进去一句: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那绝对能吸引起一大批人。

  按照历史书的评语,太平天国运动可是中国历史上旧式农民起义的最巅峰。这旗号一打出去,怕是能叫北宋的士绅们一个个急红了眼。

  不过邓元觉到真不是粗卤人,他看陆谦打定主意了是不说话,就转而说起了梁山的这八个字:替天行道,除暴安良。“洒家在江南时就曾听闻过这八个字,直叫我辈好汉心中舒爽。想来此八字便是虞侯适才之言了。叫俺们江南人物真真羡慕啊。”虽然听着舒坦,但这八个字真真没有起兵造反的气象啊。可再看陆谦的作为,那也不是等着招安之辈啊。

  陆谦只是做笑。“天遣好汉杀不平,不平人杀不平人;不平人杀不平者,杀尽不平方太平。”可惜啊,便是到了21世纪,这天下不平者依旧多如牛毛啊。

  ……

  东去春来,日照晴空,万里无云。

  一只飞鸟在高空中自由的翱翔、翻转、俯冲,大地上的一幕幕在它视野中映现。

  赤色的旌旗招展延绵在翠绿色的大地上,一眼望去是无穷无尽的辎重推车,无数民壮正集结,往上装载着粮草米袋。民夫们忙忙碌碌,片刻也不敢得闲,挥洒着淋淋汗水;监工的汉子挎着刀,晃着鞭子,彼此说笑着,巡视着,呵斥着,抽打着。

  离此不远,一队队兵卒在呐喊、振奋。兵器、盔甲哐哐作响,一面面旌旗也在刷刷作响。

  宋军来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