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一百零六章 齐上梁山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8 09:13:12 源网站:笔下文学
  花荣先一步回到前堂,就见众人多已经入席。整个宴席里,他大多时间都在偷偷注意着雷横与那韩伯龙。前者时不时的对后者怒目而视,而后者却似心无旁骛的伏案大嚼,畅快饮酒。且不说这韩伯龙梁山贼寇的身份,只是如此作为,叫花荣看了也是称赞。

  青州济州贴的甚紧,梁山泊的大名可不止在济州传播,便是青州也大名鼎鼎,小李广就是如雷贯耳。

  他先前还不时的为清风山的贼人烦恼,可眼下看来,自己是落在福窝里了。

  花荣自视甚高,却也不会将一府兵马都监和几千人马想的过于草包,梁山泊能生出如此大的声势可不全仗着‘替天行道,除暴安良’,把征讨的官军打的大败才是最根本的原因。能如此,必然是有那独到之处的。

  自然,也是托了梁山泊的福气,他才有闲时前来这济州宋家庄走一趟。高俅下发的公文可是招呼了济州府近处多处州府,那青州府的慕容知府或许不愿意派兵前去,但多少也要探听一二消息。花荣此行可谓领上了公差。此前他与宋江已一别多年未见了,现时却是得来不费工夫,也正好趁机在外走走散散心。

  那清风寨新到的文知寨这段时日可把他给窝了满肚的怨气怒火,一个没本事的穷酸饿醋,不见剿到一个贼匪,反而把周近民生害得不轻,叫那清风山上的贼人愈发的多了。

  花荣将那厮的作行尽看在眼中,自从其到任,就把清风寨仅有的几家上户人诈骗,乱行法度,无所不为。每每都被气的头冒火星,恨不得杀了这滥污贼禽兽!

  与这等明是那官儿,实则残害良民,贪图贿赂的贼鸟厮相比,梁山这等行事仁义磊落的绿林好汉,此时反更可花荣的心意。

  如此再看到雷横只做厉色气恼,却不做翻脸的作为,心下暗暗撇嘴,“不是个磊落汉子。”

  倒是那晁盖,可算是除那韩伯龙之外,最叫花荣生出好感的人来。行做大气,豪气干云,叫这段日子里受了鸟文官不少郁气的花荣甚是高兴。他往日里与宋江交情深厚,托塔天王晁盖的名头听过不少,却从未有过交往。今日一见,便是意气相投。

  如此酒足饭饱,众人尽数散去。只留下了宋江和花荣,卧房里黑三郎听了花荣身上所负职责,略作沉吟便笑声道:“这个简单。为兄有两个法来,说来叫贤弟选上一个。”

  宋江便事无巨细的将现下的郓城县与小李广一一道来,他为花荣想出的这两个法,这第一便是进义勇土兵,或是县城,或是那黄安镇,具可让花荣满载而归;而这第二便是亲上梁山去走一趟。此行看似危险,实则安稳无事。只要花荣休生出事端,有他宋江与晁盖的颜面作保,梁山泊断然没为难花荣的道理的。

  “贤弟可知道此物中的精盐出自何处?”宋江在洗漱架上取下半盒青盐。此青盐却非彼青盐,乃是牙粉之别称。内中除有精盐外,还有生大黄、生石膏、杜仲、白矾、枯矾、当归等物。

  花荣有些发懵,这等精盐与适才之谈话何干?

  “那便是水泊梁山。”宋江看着花荣瞬间惊愕的面容来呵呵一笑。“贤弟有所不知。那山寨里的陆虞侯昔日在东京时候得过一张妙法,可变粗盐为上等的精盐,损耗还甚小。这些日子里,晁盖哥哥与那梁山泊往来更密。靠着那山寨所产的精盐,这一个寒冬,少说也有了上万贯积馀。”而且近来这市面上突然多出了一种晶糖,宋江视之,以为其与经验有同工异曲之妙,虽无证据,却心下以为逃不脱那梁山的手笔。

  再沿那东溪村的晁盖,这个冬季里花销可是不小,那东溪村的义勇已然有二三百人,而县衙里才给了几个钱?还不都是晁盖出资?按理说晁盖近来时候的收入,已经要全填进去了。但宋江就是觉得,这个冬季后,晁盖家中钱库里的金银铜钱,非但不会减少,怕反而会加上许多。如此靠的便是那精盐了。

  宋江说这话并非是在指梁山的收入也全靠着精盐,不是的,他只是在点名晁盖与梁山的交情。有如此交情的晁盖背书,花荣想要走一趟梁山很难吗?

  “贤弟许是以为哥哥先前夸大了那梁山。只待你亲自上山走上一趟后,便皆知晓了。”

  “陆虞侯上山只才半年少许,就把一个小小梁山经营的这般旺盛,真真是手段了得。人才……亦是了得。只痛惜朝廷不爱之惜之啊……”

  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有了对比就有了快乐。那宋江之前常常自诩着自己怀才不遇,心胸中的抱负甚大。可是把他与陆谦、林冲做一番比较,心中未尝不以为自身这境地,且且尚可。

  林冲、陆谦这俩能文能武的好汉,落得现如今的境地,有国不能报,有家不能回,那才是真可怜呢。

  于是,宋江再留小李广在宋家庄多住了两日。正月二十一日,宋江引花荣前去拜访晁盖。

  而这个时候,那从江南赶来的某个光头大和尚一伙人,经过小两千里的辛苦跋涉,也步入了这郓城地界。

  此前,邓元觉等人就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同。自从任城开始,那各路口城池的把守就严密起来,各县的乡勇土兵,虽然于邓元觉看来,依旧是土鸡瓦狗,但却散发着于江南地界的官兵差役迥然不能的精气神。

  这一路的奔波,叫邓元觉看清楚了一个事实。

  赵宋天下的官兵,是越向南越不堪。

  要说这京东路的官兵差役是土鸡瓦狗,江南的官兵差役便只能是纸糊纸扎的,更加不堪一击。而济州府沿途所见的乡勇土兵,要论体格健壮,斗志振作,眼下这郓城却是真真数第一。

  邓元觉前去打探东溪村晁盖的住处,后者名满山东,郓城人少有不知道的。一路指点着便到了晁盖庄园门前。却是正巧赶前宋江一步。

  待到宋江引着花荣前来拜访的时候,晁盖与邓元觉已经谈妥。

  两边都非是心怀叵测之人,说话直来直去,开门见山,如此虽容易谈崩,同样也容易坦诚。

  对于摩尼教担忧的粗盐之事,晁盖一口否定,语气坚决。邓元觉如此就信了。只因为晁盖声名赫赫,这等人物照江湖上的规矩,说话一口吐沫一颗钉,概无言而无信的道理。

  当宋江前来拜访时候,邓元觉正向晁盖询问那梁山之事,并且毫不遮掩自家要与那梁山接触的意向,“和尚斗胆,敢烦天王能从中牵扯一二。”

  “这有何难?”晁盖一口应允。

  而且不想那清风寨的武知寨也要上梁山走一趟。邓元觉被庄客送到后房,晁盖迎宋江、花荣到客厅落座,问道来意,甚感惊奇。赞叹花荣好胆量!他可是官儿啊。

  “哥哥勿夸耀,那梁山又非龙潭虎穴,有何不敢进的。花荣在此就谢过天王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