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是不能过了,陆谦和那疑是刘唐的大汉,打马狂奔了十里,这才在一片树林边停下。

  陆谦下马,就要去扶那汉子,不见汉子已经跳下了马背。伤口处不信不疼,但这汉子眉头都不皱一下。“好汉子,这般泼实。”

  他随身携带的有金疮药,还是很上等的金疮药。

  “些许小伤算甚。”刘唐更可惜的是自己的货,这一回他是把本钱全折了。

  昨黄昏里渡黄河,这本来是万无一失的事儿,他都来回走了多少次了。可谁料到碰到巡哨回来的官船,那官船也不比私船大多少,可那水面上根本不是他的用武之地,官船只是把船狠狠一撞,刘唐自个都站不稳了。船老大一伙儿不敢犯官,自跳水逃了,刘唐可没那么好的水性,在水中没潜出两丈来就被迫浮出水面换气,被等候着的官丁用网拿的正带。提上船时见他还不老实,就一枪戳在了他腿上。而要是在陆上,他一个人提刀就能把那群鸟差拨全斩了。

  “小弟刘唐,东潞州人氏,因鬓边有一搭朱砂记,江湖上人称赤发鬼的就是。”刘唐先是自报家门,然后用一种发誓的神情言道:“敢问哥哥大名,近日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今后旦有差遣,只须知会一声,刘唐刀山火海也闯的。”

  果真是赤发鬼。

  陆谦忙扶起刘唐,“兄弟这般说就羞死我陆谦了。错非我砍了高俅那厮的衙内,官军近来如何会盘查的这般森严。说来还是陆谦连累了兄弟。”

  刘唐这几日忙于走盐路,并不曾注意到这些,被抓之后还甚是好奇,这大河之上的官船真的巡查这般殷勤了?现在听了却是恍然大悟,但也没一丝怨恨之意。而听了陆谦本是东京殿帅府虞侯,只因为高俅的干儿子高衙内窥视朋友之妻,便一刀杀了高衙内。血字留名后连夜逃出东京,大声叫起好来。

  刘唐的样貌过于好认,陆谦便把自己的毡帽让给了刘唐,还有拿出衣物让于他穿。

  两人打马跑出了莘县地界。

  那渡口之南是阳谷,以北就是莘县。陆谦杀兵救人,消息必然会让莘县震动。当地的厢兵倒是不被陆谦放在眼中,但当地的豪强乡勇却会让人头疼。而且刘唐腿上有伤,还是早早离开为妙。

  两人沿着黄河继续东去,便是孟州。

  马匹是不能长时间奔走的,一般说来,每日三四十里即好,陆谦每日细料精心喂养,也只是奔出五六十里。但今天事急,也顾不得许多了。

  陆谦都不知道奔走了多少里,知道两匹健马通通大汗淋漓,口吐白沫,这才按下了马头。再看天上的太阳,也是到了午后时候。

  陆谦刘唐都是顺着大路赶程,此刻乃是一个路坡,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唯独南侧几棵柳树下有两间草房,傍着一条细细小溪边。柳树上挑出个酒帘儿。刘唐见了,指道:“那里不有个酒家!”两人便下马干了去。

  为头是一排柳树,鸟雀停在上头,叽叽喳喳。抹过柳树,就可望见一个酒店,门前窗槛边坐

  着一个布衣汉子,头戴小帽,八搭麻鞋,腰系着条布巾。见陆谦同刘唐来到门前,忙走起身来迎接。对于刘唐腿上的包扎是视而不见,只说道:“两位客官,歇脚了去。本家有好酒、好肉。要点心时,好大馒头!”让这两人到里面,在一副柏木桌凳座上。

  这北宋的馒头却不是后世的馒头,指的而是后世的肉包子。这时候的包子是以冷水面制皮,多为素馅。馒头以发酵面制皮,馅心为肉类,也就是今天的肉包子。武大郎卖的炊饼才是后世意义中的馒头。

  店里头还有一个三十妇人,搽一脸胭脂铅粉,露出白胸脯,笑容可掬道:“二位客官,打多少酒?”

  陆谦、刘唐都是饿了,“先来两斤漱口,肉便切上五斤来,再来十个馒头。还有外头的马匹,好生照料了,草料一并算钱给你。”

  那妇人嘻嘻地笑着入里面托出一大桶酒来,放下两只大碗,两双筷子,切出两盘肉来,又在灶上取半笼馒头来放在桌子上。

  刘唐是真饿了,打昨日黄昏被捕,到现在只吃了陆谦包裹里剩下的俩包子。但他这时候却很是慎重,别看他年纪不很大,这些年里河北山东跑了无数遍,江湖经验却是一等一丰富。进店之后就把眼睛乱瞄,因为这店中只有他们俩作客。端起酒碗是只把舌头轻轻点了一点。

  陆谦也很清楚在莘县向东就是孟州,孟州的驻扎禁军他是不在乎,但孟州十字坡的孙二娘人肉包子连锁店的大名,他可是如雷贯耳。

  酒肉端上桌面,刘唐是凭着江湖经验来试,陆谦则直接放出了技能。

  就看这桌子上的酒水都蒙上了一层艳红色,这是大危险。

  再看那适才的伙计,引陆谦、刘唐进店后,竟不知什么时候又到了店门前。陆谦心头登时泛起那呜嘟嘟的怒火。

  想那武二在十字坡都是用言语戏谑了孙二娘后才遭的下手,这俩贼男女,竟然半句话不说就下黑手。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可想而知,遭了药后会是什么样一个下场了。

  陆谦怒火起的爆裂,刘唐都还没确定,一把朴刀就将那店伙计捅穿了去,然后陆谦三步并作两步,拔起腰刀就将那妇人砍做了两截。

  刘唐是倏然一惊,“哥哥,这酒中……”

  “这等贼子就是该杀。”

  连杀两人,陆谦心头怒火尤胜,握着腰刀就往店后闯去,迎面就撞到一个听得前面声响赶来的妇人,再是一刀两断。

  刘唐这时已经提刀赶了来,灶房里一人也没有,只是见灶边梁上挂着两条人腿。

  刘唐立刻怒不可遏,伸手拿起灶上的油灯,就要放火烧了这黑店。陆谦拦住了他,“且搜上一搜,此处狭小,断无分人尸身的道理。这伙贼男女不是另有他地,就是此地隐有暗室。”

  杀人,分尸,吃人,这等恶毒行径比之单纯的害人黑店尤要恶劣之极。陆谦如果还是21世纪的张乾,只看到那梁上悬挂的两条人腿,就已经腹内颠倒翻滚,吐得一塌糊涂了。可现在的他却还能很冷静的思考,这多亏了他融合了陆谦的记忆。那种融合后,强大的不仅仅是陆谦的武力,更是他的心灵。

  灶房不大,陆谦和泼着一条腿的刘唐没用多久就摸到了一个锅口大的木板,掀开来看,一股不怎么好闻的气味直冲陆谦、刘唐的口鼻。

  “兄弟且在上面等候。”不待刘唐反应,陆谦就握着腰刀跳下了洞口。

  说真的,陆谦下来的时候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保不准这底下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人间地狱。

  人头、人皮、腿脚之类的,就像是后世卤猪蹄、羊蹄那样,成锅成桶的。

  但是没有,这里还是比较干净的。没有人头人皮,也没有成筐的人手人脚。当然骨头是少不了的,成筐的白净骨头,剔的不带一点皮肉,堆在暗室一角。

  而那最里面竟还有一个人伏在案子上,点着油灯在剃着骨头。上头的杀戮他是一点没听到,但现在一个人活生生的下了暗室,他知道惊觉。

  先是把手中剔肉刀向陆谦投来,然后就从墙边取下一口朴刀,“甚人敢来此探望?”

  陆谦一刀磕飞了那人朴刀,然后一脚狠狠将人踢起,撞到了身后墙壁上。如是提着一只死狗送上那洞口,刘唐拿刀架在那人脖子上,“你等食人禽兽是甚来路?可晓得母夜叉孙二娘?”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