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武皇 第62章、柳鹤

小说:不死武皇 作者:xiao少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9:09 源网站:棉花糖
   休得放肆!

  仅仅四个字,却如惊雷般,响彻天地,荡人心魂,整个厮杀场景直接被震慑住,一个个宛如石雕般,僵硬不动,静得落针可闻。

  尤其是林辰,首当其冲,就在他即将下手之时,无形间心神好似受到了猛烈撞击。顿时间气息窒堵,动作定格,承载而来的话,那是如负泰山般的压力。

  而座下孤鹰,更是眼露恐色,若非是护主忠心,不然在这强烈心神震迫下,孤鹰怕是非得一头栽下来。

  截然!

  凭空一道光芒,化作一记长虹,宛如从虚无中破空而出,从未知方向,极光般极射过来。

  那一刻!

  危机袭身,林辰的意识猛然惊醒过来,完全是出于本能意识,横起血弑,护挡在前。

  嘭!~

  光虹激碰在血弑中,所感受得却是那强横无敌般的劲道,林辰直接被震击得手臂发麻,血弑脱手落空。滚滚凶劲无匹的劲道,横冲直撞般冲入手臂,顿时骨络悲鸣,筋脉好似纷纷折断,气血震涌,惊叫一声,扬颈喷血。

  而孤鹰亦是遭到延绵波荡震击,尖鸣一声,一人一兽,在众人惊愕目光注视下,如同炮弹般重重坠落下来,荡起漫漫尘土。

  柳天明终得脱劫,从死门关走了一遭,却已是筋疲力尽,软绵绵落空在地,摇摇晃晃,站地不稳,冷汗却已渗了一身,没想竟会离死亡如此接近。

  鹤唳~鹤唳~

  鹤鸣扬天,荡彻人心,不禁遥空眺望。

  惊天!

  一足雪白色飞鹤,如同轻盈的蝴蝶般,轻轻飘动着羽翼,御空而来。而飞鹤之上,一席身披白袍的仙影,高高在上般静谧盘坐。

  细细望去,赫然是位白发苍苍的老者,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不动如山,面沉似水,宛如世外仙翁,临御世俗。

  虽然显得轻描淡水,但那一对冷厉的眸子,隔着远空,都能深刻感受到那摄人心魂的寒光。在那无形的压迫下,整个战场氛围变得极对的压抑急促,一个个神色惶恐,更有些止不住瑟瑟发抖,心口好似压着块重石,都快呼吸不过来。

  柳天明等众望之,顿时喜出望外,就像是见到了他们所供奉的天神般,神色激动的呼道:“鹤老!~”

  鹤老!

  柳鹤,算是柳府的太上长老,修龄将近两百年,拥有五转灵武境修为,其身份更是影门大长老,这便是柳府所依仗的最大靠山。

  灵武境,真元化灵,修得灵力,可驾驭飞剑,御空千丈。亦可炼制灵符,掌控灵器法宝,完全不是同级别的存在。

  而林辰的师尊碧海大长老,亦是灵武境强者,但修为绝对比柳鹤居高不少。

  “柳鹤!”

  林岳等众面色惊怔,面如死灰,如果柳鹤不顾宗门管制,偏袒出手的话,覆灭林府,不过是弹指之间。

  “咳咳···”

  林辰咳吐腥血,受创不轻,而身旁的孤鹰,更是栽在旁前,呜呜低鸣,表示无奈。

  此刻!

  飞鹤凌空,柳鹤静谧端坐,神情淡漠如水。为了宗门颜面与自身身份,柳鹤也没有对林辰立下杀手,但目光却紧紧汇聚在林辰的身上。

  “这便是林辰?”柳鹤暗惊。

  作为碧海大长老的亲传弟子,柳鹤岂会陌生,尤其是当年的隐龙盛会,林辰更是展现出非凡才能,足入柳鹤之心。而关于林辰武脉尽断,被无情逐出师门之事也是略有所闻。

  今日得见,与传闻所知,却是大径不同。比起当年,林辰虽然退了修为,却是沉淀了精华,气息内敛。如果说当年的林辰是一把锋芒毕露的利剑,那么现在的林辰就像是一把隐透锋芒,暗藏杀机,如同沉抑的暴风雨。

  更让柳鹤惊讶的是,林辰只有小小气武境修为,却能收服红冠魔鹰此等凶兽,完全是不符逻辑。

  总结来说,此子成长空间无限,极其危险,非除不可。

  但柳鹤始终作为影门大长老,在外一举一动,关系着宗门颜面与声誉,若毫无理由的对一个气武境小辈下杀手,传出去自是折损颜面。

  而林岳等众,一个个虽然愤怒至极,但柳鹤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只得静默无声,像是在等待着柳鹤的宣判。

  不由!

  柳鹤望向浑身伤痕累累的柳天明,心中颇为失望,堂堂九转真武境,竟然会败得如此狼狈,便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沉吟道:“你们不必紧张,老夫身为影门大长老,自然会秉公处事,绝不会徇私偏袒!”

  秉公处事?

  林辰恼怒至极,沉冷道:“秉公?你秉得什么公?不问青红皂白,暗算我一个后辈,传出去不怕让人笑话吗?”

  “放肆!先治你不敬之罪!”柳鹤沉喝一声,目光如电,一股无形劲道,隔空震击而来。

  “噗嗤!~”

  林辰鲜血夺口而出,踉跄步退,半跪在地,怒火滚滚,恨意冲天。即便面对灵武境强者,也是一副宁折不弯之势。

  “哼!老夫处事,自有定论!而你作为小辈,就该有小辈的觉悟!”柳鹤冷哼一声,目光注视向柳天明,问:“天明,何事让你们如此大动干戈?一切都给我如实道来,若有欺瞒之处,辱我柳府门风,就是老夫也不会轻饶你!”

  “是···”

  柳天明吓得一个哆嗦,满脸恨意的怒视着林辰,咬牙切齿道:“回鹤老!此子林辰,暗中修炼旁门左道,甚至勾结魔道中人,残杀我儿!为此我便上门问罪,殊不知林府徇私偏袒,才酿酒了这场两府之争!若有妄言,天打雷劈!”

  “噢?”

  柳鹤目光一凌,冷冷盯视向林辰,即问:“林辰,你有何辩解?”

  “片面之词,无凭无据!”林辰沉冷道。

  “无凭无据?”柳鹤目光不禁落在掉在一旁的血弑上,扬手一挥,似有一道无形的大手,将血弑抽空而起,握在手中。

  “额···”

  林辰一愣,暗呼糟糕。

  柳鹤没有理会林辰,五指拨动,灵丝绕匕,突然点指一动,一丝丝灵力渗入血弑之中。而血弑遭到灵力侵犯,立作反抗,一股股邪恶至极的气息,滚滚弥漫出来。

  “好邪恶的利器!”柳鹤面色一惊,立马撤出灵力,沉声道:“林辰!老夫且问你,此器可为你手中之物?又从何处所得?”

  “正是!此处是我出外历练所得,恕我修为尚微,不觉明厉。”林辰理直气壮的回道。

  “不觉明厉?那你可知,此器为魔道炼血之物?”柳鹤冷声问。

  “不知!”林辰回。

  “鹤老!”林岳耐不住,挺身而出,为儿辩解,道:“所谓,不知者无罪,此器即便是魔道之物,但我儿修为尚浅,只有区区气武境,一时被魔物蒙蔽,在于情理,还望鹤老明察!”

  “林家主!就算你要偏袒你儿也不必表现得如此明显,别忘了,方才你儿驭尸伤人,可非正道中人所为!”柳天明阴沉着脸。

  “驭尸?”柳鹤眉头一皱。

  “正是,如料不假,像是当年尸神教的武尸邪物。”柳天明道。

  “恩!”柳鹤沉沉点头,淡然问:“那你们父子,还有何辩解?”

  “这些都只是一面之词,如果柳家主真能证实这事,那便拿出证据出来,否则难以让人心服!”林辰处变不惊的回道。

  “林辰!你当我是瞎得吗?”柳天明怒形于色。

  “要说谁也会说!无凭无据,如何让人信服!反倒是你们柳府,明知柳飞已死,却故意与杨家联姻,借机对付我林府!其柳府二长老柳源,更是不顾身份,与杨谷勾结,残杀我林府子弟。此事城中已经人尽皆知,柳家主虽为正道中人,却做卑鄙可耻之事!鹤长老若有质疑,尽可入城随意打听便知!若晚辈有虚言妄语,任凭处置!”林辰说得句句珠心,掷地有声。

  闻声!

  柳鹤面色森沉,柳天明这护短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关于林辰所言,心中也是信了八九,但要是坐实了这事,往后致柳府颜面何在?

  “就算你说得是事实,但你持用魔道之物,可为正道之耻!不管你有多大的理由,也难作掩饰!毕竟在天剑域内,魔道之物本为禁忌,于身嫌疑极重!老夫身为正道之士,绝不容许有邪魔歪道四处作祟!”柳鹤沉声道。

  卑鄙!

  林辰心怒,柳鹤不问其它缘由,硬是咬着血弑这邪器不放,便嘲讽大笑:“哈哈!真是可笑,柳府行事卑劣,你不闻不问,却要对我处处相逼!也罢,谁叫你是高高在上的影门大长老,你若要对付我一个小辈,自有千百个理由!但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今日就算你要诛我,他日也必名誉扫地!”

  “事到如今,不知悔改!”柳鹤沉哼一声,翻手一掌,浩瀚灵力,引得虚空动荡,气流狂飙,一股恐怖至极的威能,如同万重泰岳,沉压而下。

  林辰身负重压,筋骨欲断,气血窒堵。饶是如此,那挺拔的身体宁折不屈,如同标枪般挺直,咬牙切齿道:“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服!”

  这骨气,这傲气,就连柳鹤也不禁动容。若是柳府男儿,也能像林辰这般,何愁不强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不死武皇,不死武皇最新章节,不死武皇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