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武皇 第328章、反口污蔑

小说:不死武皇 作者:xiao少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9:09 源网站:棉花糖
   圣武场!

  “快近尾声了,好期待啊,不知有几个人能出来?又会是谁夺冠?”

  “那还用说,肯定是昊天师兄,毕竟昊天师兄近日以来,修为突飞猛进。何况昊天师兄乃长老之子,底蕴深厚,此次试炼,必定做足了万全之策。”

  “我看战虎能不能活着都悬了,毕竟他得罪太多人了,除了玄虎堂,谁不想要他命?”

  ······

  群人窸窸窣窣的议论着,不断循望着光门,干等着焦急。

  “战虎,这次为了对付你,我可是损失了一颗中品灵石,以玄元镜的威力,瞧你如何翻身!”独孤飞扬面色阴狞,早就跟司马昊天同流合污。

  听着周遭议论,司马天琪忧心暗叹:“林辰啊,你这次可真是得罪太多人了,我也是爱莫能助,只希望你还能活着出来。”

  高台之!

  众高层面色肃穆,静候佳音。

  尤其是战龙堂的堂主司马战,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暗笑:“呵呵,此次昊天有玄元镜助阵,无人能敌,这回应该能为战龙堂争回一口气了吧。”

  而见司马天云,却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无奈暗叹:“唉~战虎啊战虎,本座可真对你揪心啊,即下等待你的又会是狂风暴雨吧?”

  良久,光门异动。

  来了!

  众人擦亮眼睛,倍感期待。

  忽见!

  一道人影,从光门中闪现。

  “昊天师兄!”立马有人认了出来。

  “哈哈!我没猜错吧!我就说第一个出来的人肯定是昊天师兄!”

  “就你聪明,我早就料到了。”

  “看来冠军是非昊天师兄莫属了!”

  ······

  全场顿时沸腾起来,激动议论。

  “这、、、”司马天琪愕然,若是司马昊天第一个出来的,那估计林辰能不能活着也是悬了。

  “果然没让我失望!”独孤飞扬得意阴笑。

  然而!

  让人傻眼的一幕出现了!

  乍见!

  司马昊天在光门现身之后,似乎承受不住压迫,惊叫一声,重重从光门中一头坠落了下来。

  “昊天!?”

  司马战脸色惊变,立马闪身过去,一把手接住司马昊天,却惊愕所见,司马昊天不仅断了一臂,浑身筋脉几乎全断,真元空空如也。

  “父亲,定要为孩儿做主!”司马昊天恨意滚滚。

  “这、、、这是什么情况?”

  “看昊天师兄的伤势,似乎伤得不轻。”

  “天!你们瞧清楚了没?昊天师兄好像被废了一臂!”

  ······

  全场惊哗,震骇万分。

  接着!

  啊!啊!~

  一声声惊叫,鲁飞鹏与陆青、马浩,接连从光门中传送而出,皆是大出意料,各废一臂,修为全失,狼狈坠落下来。

  “飞鹏!”

  “青儿!”

  “浩儿!”

  三堂几位长老,惊然闪身掠去,探查到各自宝贝儿子的身体状况,皆是又惊又怒。

  废了!

  全废了!

  全场傻眼了,司马昊天他们竟然一个个被废了,而且都是遭到了同样的手段。难不成都是说好了的,同病相怜?

  司马天琪芳容惊怔,无奈摇头:“看来我真不该担心他。”

  而独孤飞扬见到司马昊天一个个被废,像是受到了巨大刺激般,一时难以接受,语无伦次的抽动着嘴角念道:“不!不可能的!司马昊天有灵器助阵,战虎岂会是他敌手?幻觉?不!是噩梦!我一定是在做噩梦!”

  “唉~”司马天云深叹,唯有他一人明白。

  而独孤剑与独孤云、楚墨等一干人,亦是惊愕至极,他们都对林辰有大概的了解,知道这次试炼为难不了他。

  可没想到,林辰这一票也玩得太狠了,竟然把司马昊天他们全废了。如果没有一个最合理的解释,估计林辰是死路难逃了。

  “战虎呢?”

  然而,众人更加期待林辰的出现。

  接着!

  光门闪动,独孤冲与独孤雪,接连闪身而现,却是毫发无损。

  尤其是独孤冲,满脸春风般,笑意盈盈,缓身而落。而独孤雪则是神情冷淡,面无表情的,犹如落叶般飘舞落地。

  “冲少!”

  “小仙女!”

  “额?连冲少都若无其事的,而且看来心情畅快,那么战虎他?”

  ······

  众人唏嘘不已,起初还抱着侥幸心理,司马昊天他们是被某种异兽所伤。如今见独孤冲两人安然无恙现身,就已经打破了他们最后一丝的念想。

  眼见!

  光门正欲愈合,却不见林辰踪影。全场紧紧注视,他们最在意的还是林辰。

  忽而!

  嗖!~

  一道雷光,转瞬即逝,闪空掠现,白驹过隙。

  惊见!

  林辰身躯凛凛,傲坐神骏,神情冷峻,神采飞扬。宛若天降神将般,威风凛凛,意气风发,迎着全场惊愕目光,由空而落。

  “好个威风!”

  “这妖兽、、、”

  “天!这是独角雷马!”

  “什么!独角雷马!这可是真兽中跑得最快的妖兽!桀骜不驯!不说战虎能否收服它,就是能不能追上它都是个问题!”

  ······

  全场哗然,都被林辰威然一现给惊住了。许多的女弟子,更是花痴般尖叫着,这不就是活脱脱女子心目中最理想的白马王子吗?

  “呃!?”司马天琪美目惊瞪,望着乘骑白骏,气宇轩扬,英俊潇洒,神采飞扬的林辰,牢牢吸引了她的目光,芳心惊跳,深深痴迷。

  “不!~”

  独孤飞扬深受打击,面孔扭曲了般,嘴角剧烈抽动。不禁踉跄朝后退了一步,脸上写满了震惊与耻辱,心如火烧,难以去相信眼前的事实。

  司马昊天一见林辰,恨之入骨,咬牙切齿道:“父亲,孩儿这伤,这身修为,都是这战虎给废的!”

  “战虎!”司马战勃然大怒。

  “战堂主息怒,来龙去脉,不妨先听昊天说一说。”司马天云突然沉吟道。

  “回阁主!”司马昊天拱手作礼,就再赌一把林辰的影玉是假的,故弄玄虚,便愤然道:“这战虎为抢夺他人功劳,竟不顾同门情面,暗算我等!我们未及防范,遭了他毒计,便心狠手辣,断我一臂,废我修为!可谓狼子野心,其心可诛!”

  “昊天兄所言甚是。”鲁飞鹏跟着附和道:“这战虎行事卑劣,刻意引诱灵兽,暗算我等!再趁我等不备,偷袭重创我们,手段极其卑劣毒辣,跟妖魔并无区别。若非我们委曲求全,只怕性命难保。”

  “阁主大人,我们已经愿意交出兽晶,可战虎依旧不顾同门情分,势不饶人,心机恶毒,废了我等修为,想要我们死于妖兽之口。”

  “不错,幸得我们,福大命大,藏身捡回一条性命。本想一死了之,但为了还原真相,求个公道,揭穿战虎的真正面目,才得以残喘苟活,请阁主大人与诸位长老,定要为弟子们做主啊!”

  陆青与马浩,添油加醋的再补上一声。

  “原来如此。”

  “如此说来,战虎真是卑鄙无耻,心机恶毒。”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本来昊天师兄他们就对战虎多有不满,有意对付,只不过是让战虎先下手为强了而已。”

  “不错,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只是战虎做得有些过了,也不好好掂量着昊天师兄他们都是什么身份。他现在就是再有理,也是百口莫辩。”

  “这战虎的实力未免太强了吧,竟能凭一人之力,同时对付昊天师兄四人。”

  ······

  众人唏嘘不已,议论纷纷。

  “呵呵,看来形势有所好转啊,这战虎已经严重违规,为夺私利,残害同门!按照御兽阁的铁律,当是废除修为,逐出师门。”独孤飞扬冷笑,情绪好受了许多。

  独孤雪却是气愤不已,斥声道:“满口胡言!明明是你们,得灵器依仗,擒下冲师兄,以冲师兄的性命作为要挟,数番逼迫战虎就范,你们倒是厚脸无耻,反咬战虎一口!”

  “小雪师妹说得没错,这几个人渣,先行暗算生擒于本少!对本少百般羞辱,更是以我作为要挟筹码,试图对我兄弟下黑手。”独孤冲忿然作色,恨然道:“幸得我兄弟,能力非凡,破局解围,以牙还牙。想不到这帮卑鄙小人竟然如此不要脸,睁眼说瞎话,诬赖我兄弟!”

  闻声!

  全场哗然,双方各执一词,其辞难辨。

  司马昊天气得面红耳赤,亦是死咬着不放,攥着司马战的手怒色道:“父亲!眼下孩儿断臂,修为被废,全然是事实,您可要为孩儿做主啊!”

  司马战痛心不已,愤怒至极,对着林辰盱衡厉色道:“战虎!你还有什么可辩解的!”

  “冲师兄他们的话,就代表着弟子要说的话。”林辰面色平静。

  “铁证如山,还敢狡辩!真以为有几分本事,便敢在御兽阁嚣狂放肆,残害同门!如此恶毒野心,手段残忍,与妖魔邪道无异,理应当诛!”司马战震怒,浩瀚灵威压去,一掌怒击向林辰。

  “呃!?”

  全场大变,没想司马战会不顾身份对林辰下手。

  面对如此凶势,林辰有恃无恐般,镇定自若,无惧分毫。

  眼见!

  灵掌将至,虚空突然一道无形异力断空而来。

  嘭!~~

  虚空激震,气流晃荡,司马天云轻描淡写化解了司马战的攻击。

  “我们御兽阁向来论公正,赏罚分明,如今双方各执一词,真相未明,尚须查证。本座不知战堂主这句铁证如山如何说起?莫非你是当场亲睹?”司马天云威沉沉的吟道:“如此妄下定论,未免有些武断了吧?哪怕是战虎有错在先,那也是交由刑罚殿惩罚!你是出了口快气,可你要让众弟子如何信服?若是传出去的话,说我们御兽阁徇私包庇,处事不公,这不得有损我们御兽阁的声誉!”

  “阁主说教得是,是我有些冲动冒举了。”司马战汗然道,却依旧两眼怒光的盯着林辰,恨恨不甘。

  林辰冷傲依旧,挺直身板,堂堂正正。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不死武皇,不死武皇最新章节,不死武皇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